两头使坏,费无极是怎么上位的

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到了楚昭王时代,一个叫费无极的佞臣,仰仗搬弄是非之能事,攀爬到了楚国第四把交椅。他的目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决计搬掉前面三座大山。特别是伯卻(戏音)宛,刚刚打了大败仗,截获吴军全部辎重,楚王竟然奖给郤宛集团一半战利品,国中大事,都找郤宛商量。费无极搬山首期工程,就是伯郤宛了。

费无极一见楚昭王这么信任伯郤宛,心里又气又恨。他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计,好容易才得到楚平王的信任,满想着等到老令尹囊瓦一死,准能够提升他当令尹。哪儿知道囊瓦还没死呐,楚平王倒死在头里了。如今楚昭王又这么信任伯郤宛,就说囊瓦立刻死了,这令尹的位置也轮不到他。这一来,他老瞧着伯郤宛是他的对头,总想使个花招去了他。
有一天,他对囊瓦说:伯郤宛想请您吃饭,托我探听探听您的意思,不知道您能不能赏脸?囊瓦说:他请客,我怎么能不去呐?费无极又去跟伯郤宛说:令尹跟我说,他想上您这儿来吃顿饭,不知道您请不请客?伯郤宛说:只要令尹瞧得起我,赏脸上我家来,我哪儿能不请?明天我就请他。费无极问他:令尹真要是上您这儿来,您送他点什么礼物呐?伯郤宛倒没想到这一层,就问费无极:不知道令尹喜欢什么?费无极说:您还不知道吗?他顶喜爱上等的盔甲和吴国的宝剑。您上回打了胜仗,大王把您从吴国拿来的东西给了您好些个,这里头不是就有上等的盔甲和宝剑吗?明天吃饭的时候,您就拿出几件好的来,让令尹自个儿挑一两样随心喜爱的,他准得高兴。我这是为您,您可别忘了我这份好心好意!伯郤宛千恩万谢地送了他出去。
第二天,伯郤宛准备了上等的酒席,还把楚王赏给他的东西都摆上,然后才托费无极去请囊瓦。囊瓦刚要动身,费无极赶紧拦着他,说:令尹!您就这个样儿去吗?俗话说‘人心隔肚皮’,您知道他请客是好意还是歹意?我先瞧一瞧去,再来请您过去。囊瓦只得又坐下了,叫费无极先去查看查看。呆了一会儿,费无极连呼带喘地跑进来。缓了口气,才说:差一点害了令尹,我跑到伯郤宛门口一瞧,里边摆着好些个盔甲和兵器。幸亏您没去,不然准上了他的当,遭了他的毒手!囊瓦说:我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干么要害我?真叫我纳闷儿。费无极仰着尖下巴颏儿,说:令尹真是个好人!这么重要的事您会不介意。他近来在大王面前得了宠,有点自高自大,就要一步登天,想做令尹。真是笑话!听说他还跟吴国勾搭上了。起头我也不信,后来我才知道总是咱们太信任别人了。上回咱们跟吴国打仗,不是打了胜仗吗?正在这个时候,吴王被刺,国内大乱,将士们都想趁势打进吴国去。没想到伯郤宛说,‘人家国里有丧事,不能够再打人家。’您想想!吴国还不是趁着咱们办丧事就来打咱们的吗?现在他们有丧事,正是咱们报仇的好时机,他会不知道吗?怪不得有人说他勾串了吴国。我虽说不敢十分相信,可是这也不能一点不留神。俗捂说,‘风不动,草不摇。’您想是不是?囊瓦听了这一篇话,心里也有点半信半疑。他就背地里打发几个心腹再来探看探看。
囊瓦的心腹回来报告,说:屋子里真有埋伏。犄角里都藏着穿着盔甲拿着家伙的人。囊瓦一听,当时差点气炸了肺,也没顾得吃饭,立刻就去找大将鄢将师,把这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那个鄢将师和费无极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他趁着囊瓦在气头上,来个火上浇油。囊瓦就去禀报楚昭王,一边打发鄢将师带着士兵先把伯郤宛的家围上。伯郤宛到了这时候,才知道上了费无极的当,有口难辩,把心一横,自杀了。
囊瓦还不甘心,非要把伯家灭门不可。这一下子伯郤宛一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被害了。只有伯郤宛的儿子伯嚭[pi三声]逃了。囊瓦的气还没消,又叫人放火,要把伯家的房子整个地烧了。有好多人知道伯郤宛受了宽屈,谁也不顺意动手。囊瓦更加生气了。他说:谁要不动手就是伯家的一党!大家伙儿一看势头不对,只好烧了伯家的房子,连伯郤宛的尸首也烧在里头。楚国人差不多都替伯郤宛叫冤,可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有这么一个晚上,囊瓦正在园子里看月亮,忽然听见街上有人唱歌。细那么一听,原来是骂他的。那唱的是:
做了忠臣真倒霉, 伯郤宛,烧成灰! 楚国没君王, 一个鄢,一个费!
令尹没心肝, 不知是非! 这么冤屈没人晓, 天掉眠泪!
囊瓦听了,很生气。每一句歌都刺着他的心。他打发人去把那唱歌的人逮来。唱的人可多了。拿都没法拿。囊瓦闷闷不乐,一夜也没睡好。
第二灭,大将沈尹戍来见囊瓦,对他说:老百姓在城外赛会。他们拿伯郤宛当做神,还咒骂您,说您纵着费无极和鄢将师。全国的人都埋怨您,您还蒙在鼓里呐,费无极叫先王娶了儿媳妇,杀了伍奢父子,害得太子建死在外头。如今又把伯郤宛害了。让这种小人得了势,楚国不完还等什么?全国的人都说,这些个过错都得由令尹担当。俗话说,‘众怒难犯’,您得防备着啊!囊瓦连连点头,说:实在是我不好。请将军想个法子,惩治那两个奸贼。沈尹戍说:这是再好没有的了!他立刻叫人上街上去说:伯郤宛是费无极和鄢将师害死的。如今令尹已经知道了他的冤屈,要惩办这两个奸贼。谁愿意去惩办他们的都跟我来!老百姓一听说去打费无极和鄢将师,就都拿着长矛、短刀、锄头、铁锹各样的家伙跟着令尹和沈尹戍的士兵,一窝蜂似地跑到这两家去,拿住了费无极和鄢将师,把他们都杀了。还没等囊瓦下命令,大家伙儿把这两家的房子都烧了。
那时候,伯嚭早就逃到别的国去了。他听说伍子胥在吴国,就跑到吴国去找他。他们两个人全家都给奸臣、昏君害了,决心要报仇。同病相怜,交上了朋友。伍子胥在吴王阖闾面前引见了伯嚭,吴王阖闾叫他做了大夫,和伍子胥一同办事。
他们两个人屡次三番地在吴王阖闾面前哭诉着他们的冤屈,请求他发兵去攻打楚国。吴王阖闾为了另有心事,没答应他们。他说:等到我自个儿国内安定之后,我准替你们报仇。伍子胥说:大王还有什么没办完的事呐?吴王阖闾说:我自从得到了先生的帮助,治死了王僚,做了国王。可是庆忌活着,总是个后患。为这个,我老担着心,连吃饭都不香。先生还得再想个法子才好!伍子胥说:大王已经把王僚杀了,怎么还要去害他儿子呐?我说还是饶了他吧。阖闾说:早先武王杀了纣王,把纣王的儿子武庚也杀了。周朝的人可并没说武王不对。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办呐?再说,庆忌活着,就跟王僚没死一个样。万一他得到敌国的帮助打进来,咱们也不见得准能打得过他。到那时候,我就是有心打算给先生报仇,怕也不能成功。先生总得想个主意才好。他接着又叹了口气说:唉,哪儿能再找个专诸去呐!伍子胥说:既是这样,我索性再引见一个专诸给大王吧。

挑唆

费无极找到排名第三位的右尹鄢将师(相当于右承相),说,我们合伙弄死前面那两个,你当老大,我配合你。于是,这两个狼狈爲奸结成联盟,共同商量出一计策。

图片 1

费无极跑到排名第一位的令尹(相国)囊瓦家中,装着探口风地说:“相国啊,伯卻宛让我向你请示个义务,他想请您屈驾到他家吃个便饭,随意谈谈国事。怕你不允许,他面子下不来,就让我当个中间人,听听相国的态度。”

囊瓦一听,挺高兴,这个伯卻宛往常挺孤傲的,一心扑在义务上,备受楚昭王知识,我和他交情并不深,人家自动请吃饭,哪有拒绝之理?费无极看第一步棋走得挺顺,决计十足地下了第二步棋。

到了伯卻宛家,费无极说,相国有意来大人家里吃顿饭,加深加深感情,让我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伯卻宛诚惶诚恐地说,我是相国的属下,能请得动上司就是我的荣幸,相国屈就寒舍,求之不得呢,哪有拒绝之理?只是,我同相国私交不多,不知他老喜欢什麼,我好备一些,略表献芹之意。

费无极沉思了一下,说,你们都是打仗的行家,兵器自然是你们沟通的桥梁了。相国最喜欢收藏兵器,你不如将大王奖赏给你的那些物件,特别是缴获吴国的那些新颖兵器,摆在院子里厅堂中,相国来了,看中哪些,你送给他就是了。

伯卻宛对费无极很是感谢了一番,商定日期,给相国囊瓦下了请帖。

图片 2

离间

时日已到,费无极到相府请囊瓦,初级别的宴会,他老费怎能列席,他是媒人啊,必需去当陪客的。囊瓦披挂划一,和费无极一块儿出了门。刚走没几步,费无极说,相国,你坐马车渐渐走,我先行一步,看看伯卻宛预备停当了没有,好出门迎接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