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路诸侯41,汉朝第一大郡荆州的乱世烽烟

原标题:【校对稿】十八路诸侯41:武人郡守孙坚长沙剿匪记

公元184年,在黄巾军席卷全国的浪潮下,荆州也受到了波及。张角揭竿而起的第二个月,渠帅张曼成就攻杀了南郡太守褚贡。不过两个月以后,新任南阳太守秦颉就打败了张曼成,将其处死,之后朱儁挟汝南得胜之师前来增援,横扫了南阳的黄巾军残党,总算没有让黄巾军突破了荆州北大门。不过,汉朝第一大郡,也是最富庶的一个郡,损失惨重,似乎也在预示着汉朝的衰落。

在议郎位置上但有自己队伍,长期随军作战的孙坚,因为区星在长沙郡作乱,而被委任为长沙郡守。长沙郡在东汉时属于十三州中的荆州。我们之前讲过,当时南方还没有充分开发,每个州都有现在三四个省的面积大,人口虽然稀少,但在朝廷官员眼里遍地都是刁蛮野民。不过这对孙坚算不得什么挑战,毕竟孙坚自己出生的吴郡,和长沙郡也是一样的远离中央。

黄巾之乱如同一个信号,汉王朝自此急速衰落,宫廷政变层出不穷,朝廷显得软弱不堪,而在荆州也同样出现了具体的表现。三年后,江夏一个叫赵慈的小兵发动叛乱,居然杀死了在黄巾之乱中表现很好的那个南阳太守秦颉。很难想象,一个小兵是如何做到的。注意,他不是搞暗杀,而是掀起了一次叛乱,以至于迫使荆州刺史王敏亲自出兵讨伐。赵慈虽然最终兵败被杀,但荆州的叛乱并没有到此为止,第二年,零陵人观鹄又造反,自称“平天将军”,而长沙的欧星以及零陵和桂阳的周朝、郭石等人也都先后掀起了不同程度的反叛,这一次,新上任的荆州刺史王睿率领长沙太守孙坚解决了问题。在这一系列叛乱中,荆州充分见证了汉朝的每况愈下。值得一提的是,孙坚在平叛后还收到了时任庐江太守的陆康求救信,陆康的侄子担任宜春县令,也遭到了乱贼的围攻,陆康请求孙坚给予帮助。宜春县不在荆州,而位于扬州的豫章郡,其实处在扬州和荆州的交界,距离长沙并不远,但无论如何这都属于越界。孙坚不顾旁人劝阻,率兵帮助陆康的侄子解决了困难,这可能是孙家与陆家的首次接触,这对宿命的家族在其后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大概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我猜想,孙坚的这个举动固然为自己及自己的后代立足江东埋了伏笔,却一定不得王睿喜欢的,他们之间的关系极有可能在这里出现了裂痕。

不单单是荆州、扬州、益州的面积大,他们下面的每一个郡面积都不小。就拿孙坚要出任的长沙郡为例,几乎相当于今天半个湖南省。而长沙郡旁边属于扬州的豫章郡面积几乎就是今天的江西省全境。

此后,汉灵帝驾崩,少帝即位,何进掌权,但朝廷在经历了一翻巨变之后被董卓掌握了权柄,他的暴力统治引来了各地豪族和名士的不满,招致几乎全天下的讨伐声,荆州此时王睿也做了响应,只是没想到先乱套的却是荆州自己。

图片 1

王睿不知为何与武陵太守曹寅交恶,声称出兵北上前要先杀掉曹寅。惊恐之下,曹寅作假写了一份光禄大夫温毅的书信交给孙坚,骗孙坚说王睿有罪,要将其逮捕处死。孙坚是个粗人,之前讨伐叛乱的时候就跟王睿出现了矛盾,所以曹寅作假的书信其实并不重要,只是个借口而已。于是孙坚率兵围住王睿,派人假称赏赐太少,士兵不满,要求王睿发奖金。王睿不知孙坚也来了,倒很老实,打开府库让士兵自行进库去看,意图告诉众人府库中也没钱。孙坚半路杀出,直接就要行刑,甚至连那个瞎编的罪名都懒得说了,迫使王睿最终吞金而死。

图1、东汉时的长沙郡

但荆州勤王部队的闹剧还没结束,孙坚继续北上到达南阳。东汉末年,南阳的故事总是很多,这个时候南阳郡的鲁阳县驻扎着一个官场上红得发紫的“大明星”——袁家嫡长子袁术。袁术是在哥哥袁绍得罪董卓以后逃出京城洛阳的,这个时候袁术名头虽响,实力却并不强,尽管他的军衔是担任后将军,已经是关东诸侯中的最高军职,却很有些光杆司令的感觉。于是他不失时机的走形式,举荐孙坚担任了代理中郎将,忙不迭的抛媚眼,原因很简单,这个时候孙坚的部队已经有好几万人,正是袁术可以依靠的好帮手。

孙坚上任长沙郡郡守,首要任务就是剿灭区星为首的反贼。但作为长沙郡守,孙坚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就是区星这伙人是跨区域作战的。他们不仅仅侵扰在孙坚被任命为郡守的长沙郡,而且也常常跑到长沙郡之南的零陵郡、桂阳郡,每个郡都有据点,而且相互呼应。之前我们提过,东汉末年遇到的一个难题就是作乱区域跨郡连州,叛乱常常是一个管辖地域相对狭小的郡守无法解决的。因为这个刘焉提出了设立州牧的建议,正是这个建议在制度层面上将东汉送上了不归路。

此时担任南阳太守的是张咨,是个名士。孙坚杀掉王睿显然是把张咨吓怕了,所以他躲着不见孙坚。眼见数万大军每日耗粮无数,加之担心北上时身后出状况,于是孙坚又准备把张咨也做掉,他摆了个鸿门宴,装出友好的态度请张咨吃饭,席间找个茬把张咨砍了。

可此时的孙坚只是被任命成了一个郡守。不过,孙坚这个郡守,和别的墨守成规、活在条条框框里的郡守不一样。长沙郡守孙坚到任之后,就亲自率领军队,制定详细的剿灭计划,不管贼在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一样坚持追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孙坚就将长沙郡及其周围的匪徒剿灭干净。孙坚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平定完境内的匪徒,一定有自己的帮手。那支他自己组建的、由“乡里少年”为核心组成的军队,他一定是带在了身边的了。

荆州失去最高行政长官,北大门南阳郡和江南的武陵郡群龙无首,长沙郡的新任太守苏代自立门户起兵作乱,荆州几乎成了“无政府状态”。这成了董卓的机会,或许是出于限制袁术及孙坚的考虑,他任命皇室宗亲刘表为荆州牧。

图片 2

刘表师承于担任过三公的东汉着名学究王畅,而王畅早年也担任过南阳太守,所以派刘表去荆州,可以借助他在当地的人脉关系很快搞定荆州,从而对袁术形成牵制,董卓这步棋走的很精明。

图2、孙坚的军队(《跨江击刘表》)

袁术自然不会轻易放刘表去前去赴任,他与孙坚合兵鲁阳,阻断了入荆的道路。

按理说,孙坚该算完了,可孙坚不。接着带领军队,跨郡进入到零陵郡、桂阳郡,剿灭这两个郡里和区星遥相呼应的反贼们。跨境剿灭匪徒的过程中,身为荆州刺史的王睿也参与了,和孙坚有过照面。因为孙坚是武官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军队指挥权的问题,王睿对孙坚的态度很是轻蔑,两个人之间埋下了相互仇恨的种子。

刘表给人的印象是文弱儒雅,但是别忘了,他曾经作为朝廷重点通缉犯而亡命天涯,可不是白给的料。为了拿下荆州,刘表一个人骑马越过南阳郡,到达襄阳南边的宜城,在这里约见了荆州两个极具影响力的豪门蒯家和蔡家,向他们询问解开难题的办法。蒯家和蔡家为何不支持关东联军,反而与刘表勾勾搭搭呢?我猜想,这其中德高望重的王畅或许起了不少作用。

不过这不影响孙坚剿匪。孙坚跨郡剿匪的成果很斐然,一举平定荆州境内的叛乱,《三国志》中说“三郡肃然”。孙坚因为在剿匪过程中的突出表现,被封为“坚乌程侯”,平民百姓出身的孙坚从此也有了侯爵的爵位。和孙坚类似经历的董卓,是在剿灭羌乱的过程中,被封侯的。

图片 3

图3、孙坚所平定的三郡

从剿匪过程中的表现看,孙坚有私家军队做支撑,在面对叛乱的时候,果断硬气。东汉末年,确实需要他这样的武人郡守。不过有一利必有一弊,在孙坚的眼中没有界线,没有边界,朝廷设置的规则对我是无效的,虽然他确实解决了眼前的问题。但之后对东汉来说,后患无穷。出身、经历相同,虽然见面时碰撞的火星四溅,但孙坚和董卓在行为模式上是有相同点的,他们都具备成为军阀的潜质。

裴松之引注的《三国志》引用了《吴录》记载了孙坚在长沙任上所做的另外一件事,这时候,孙坚所突破的可就不只是郡的界线,而是州的界线。《吴录》这样记载,庐江太守陆康的一个侄子是宜春(今江西宜春)的县长,可能当时宜春人口少,所以被称为“长”,俸禄和待遇要比县令低一些。宜春属于豫章郡,而豫章郡属于扬州刺史部,不过宜春离孙坚所在的长沙郡很近。

图片 4

图4、东汉时相当于现江西省全境的豫章郡

陆康的这个侄子被反贼围困在宜春,向孙坚发出求援信。孙坚得到求援信之后,没考虑太多,马上整顿军马准备去救援。可他下面的主簿马上出来相劝,告诫如果去宜春,可就是带领兵马进入扬州,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带兵跨越州境,可是要犯大忌的。可孙坚全然不顾,,孙坚对好心的主簿说:“我这个郡守在文德方面没有什么可说的,是因为四处征伐才有了今天的地位,越界攻讨,以全异国,以此获罪,越界攻讨,何愧海内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