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九州,成语典故_

后来重山上多了一座白楼亭,东晋的隐士孙绰和许询曾在那里游山玩水,清谈论道。

其实,谢安也做过官。当时的扬州刺史庾冰很崇拜谢安,就再三邀请他出来与自己搭班干事。次数多了,谢安受不了,就应允了。不过,一个月后,他就辞职了。然而,公元360年,谢安40岁,在东山隐居了20年后,他却出山当了征西大将军桓温帐下的司马。“东山再起”的典故就此诞生。

这和谢安的人生恰巧相反。

为什么大家这么想让他出来做官呢?这和那时的选士方式有关。

蝉是嘒嘒闹着的,鸟也叽叽喳喳一直在叫,但山水端然静默,长寂无声。人在其中真是渺小,似乎一卷长山水,泼墨挥洒,天地万物都在里头,就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那大概也是没有声响的。连峰数千里,林间绕小溪,唯有云过风吹的细微声碎。

因为,谢家出了变故。彼时,谢安的哥哥谢奕因病去世,弟弟谢石因打了败仗而被贬为庶民,眼看着曾经显赫的谢氏家族将就此走上末路。

钟夫人了然一笑:难怪!要换了周姥——君子?淑女?没这首诗了!

这惹恼了满朝文武官员,于是,他们联名上书谴责谢安,朝廷也感觉威严受到了触犯,就下了一道圣旨,对谢安永不叙用。

晋人写景,大多在其清,越是干净出尘,幽远含微,就越喜欢。

那么,谢安为什么又愿意从政了呢?

《晋书》《梁书》《南史》《金楼子》《会稽记》《颜氏家训》

华夏谢氏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谢纯灵说,当时选士首先要看门第,“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其次,就是看声望(越是隐士,声望越高);再次,就是看人品。大家都想看看,谢安到底是徒有虚名,还是能在关键时刻匡扶社稷,为国争光。

萧梁天监十三年(公元514年),咨议参军王籍到会稽,写了一首《入若耶溪》,里面有两句,“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哗,真是千古绝佳!

让人羨慕嫉妒恨的是,一群王公大臣求着他出来做官,并放出“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的话,意思是说,你谢安不出来当官,让天下百姓怎么活呢?

因会稽风景实在太好,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山多水多,还有许多茂盛草木,郁郁葱葱,如烟霞一般遮断天空,澄澈绚然,漂亮得很,所以去那儿隐居的人越来越多。不过,人虽然渐多起来,会稽依然静得很。

谢安是谢裒的儿子、谢鲲的侄子。谢裒是东晋的吏部尚书,谢鲲是豫章太守,谢安是典型的“官二代”。

会稽的山水很漂亮。

大家求着谢安出来当官

孙绰是很喜欢会稽山水的人。他留下的著述不多,几乎都是写会稽风光的。譬如《太平山铭》里写,有的山峰很秀气,怯怯地围了一个圈儿;有的山峰就很张扬了,长大嘴巴似的,直直朝着人,看着怪吓人的。远远儿望过去,上头一层翠霞,下面丹色丘壑,中有星星点点的浅黄深黄,都是泥土的颜色——也都是画的颜色。

东山再起

简介:魏晋新专栏,作者谢玩玩。以九州地理为线,串联魏晋风流、名人轶事、地理风俗。解析魏晋南北朝时25篇山水游记,阐述当时的历史典故,古今结合,让读者不但对魏晋南北朝时的风土人情有了解,也能与自己生活的城市产生联想。

家道遭变,谢安出山为官

他写四明山,高峰隐没云端,
重重叠叠的山脉将日头都掩住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隐隐绰绰,叫人觉得很清凉。不像唐代李白,同样写四明山,是“日出红光散,分辉照雪崖”,团团霞光照彻天地山川,全然一副盛唐的好气象,灿烂得很,但也有些太露了。

与现在的公务员热相反,年轻时的谢安不想当官。

譬如孔晔说,会稽境内有很多名山名水,有的是像四明山这样的高峰,有的是回旋于河流之中的小山,都很隆峻陡峭。其上云雾缭绕,山间又有许多青翠树木,松栝枫柏,四季常青。溪水都非常清澈,看过去跟镜子一样明彻,都很清隽。

但是,谢安对当官没什么兴趣。他喜欢待在会稽郡山阴县东山的别墅里,与王羲之、孙绰等人谈论诗歌,“出则渔弋山水,入则吟咏属文,挟妓乐优游山林”。

谢安在会稽的东山隐居了四十多年,本来打算就这么过完一辈子了,谁知道陈郡谢氏人丁凋零,没有人能堪当大任,谢安没办法,只好出仕,在桓温手下做事。恰有一次人家给桓温送草药,草药名字叫“远志”,又名“小草”,桓温好奇一问,底下宾客便借机讽刺谢安说,“这草在山里叫远志,出了山,就叫小草了。”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小资谢安

会稽就是现在的绍兴那一片儿,历史已经很久了。

“东山再起”是用来形容牛人的,因为这个典故中的主人公就是一个牛人:谢安!

人命全不值钱。越是身处高位,下场就越是凄凉。王羲之的伯父,西晋名士王衍,在朝时权倾一时,战乱时竟然被人在半夜里推倒墙壁压死了。有了这些前车之鉴,对许多东晋名士来说,权势名利都是身外物,或者岂止是身外物,简直就是招来杀身之祸的烫手山芋,避之唯恐不及,只想这辈子寄情山水,快意人生,不要被这些朝廷破事儿烦闷住才好。

谢安能文能武,生活过得小资、风流,但指挥起战争来,却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他导演的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

《东晋南朝会稽郡人口与平民生计》郭超

其实,谢安的名气真不是吹的。四岁时,谯郡的名士桓彝见到他大为赞赏,说:“
此儿风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即东晋初年名士王承)。”东晋朝廷多次征召他,并许以“东晋组织部长”,都被他推辞了。

李白很仰慕谢安的风采,曾写过一首《东山吟》凭吊他,开头说“携妓东土山,怅然悲谢安。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坟荒草寒”。李白以我见古人,觉得谢安当年也该有和他一样的风流,携妓上了东山。

此时,桓温专权。为了国家的稳定和家族的荣耀,谢安必须挑起这个担子。

夜晚时候,泛舟湖中;月光倾洒下来,远处是苍茫山峦,上面还笼罩着一层薄薄雾气。偶尔起来的微风,将湖水吹起一圈儿一圈儿浅浅的涟漪,就这么一边发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朋友闲聊——

传说上古时候,治水的那个大禹,就葬在会稽。但这只是传说,当不得真,会稽正儿八经地在史书上留下记载,是要到公元前222年,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了。

他后来还禁酒。

《汉魏六朝会稽文学研究》李菲

如孙绰这样的俊才,在会稽并不少见。

和王羲之同时代的晋人孔晔,写过一本《会稽记》。说是“一本”,其实也就四条记录而已,只是孔晔文笔太好,这四条记录,就已足够让人对会稽的山水动心了。

王羲之委委屈屈地给好朋友谢安写信,要不是因为不能开仓赈粮,我才不这么费力气地做禁酒这种得罪人的事儿呢。不知道谢安是怎么回信安慰他的。后来这种事发生多了,多少安慰都不顶用,王羲之就一心一意地在会稽隐居,朝廷怎么请都不出来了。

原标题:魏晋九州 | 会稽的王羲之与谢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