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历史的脉络,西方历史的脉略

西方历史的脉略(6)

西方历史的脉络(3)

上次讲过意大利半岛的地理。今天讲罗马帝国形成的特别。

今天我们接着讲古希腊。

罗马可以统一意大利,并且以此为基础,在地中海周边四处征服,建立一个大帝国,可以说是古代历史上的一朵奇葩。

前两次有说到过,启蒙时期的西方读书人,称基督教是“东方的迷信”。其实古希腊也是东方的文化遗产。

大国的建立,在古代现代都有,但是总是有一些特定的地缘,经济或是技术上的深层次原因。古代的交通、技术条件落后,大一统多半是出现在大河旁边。

这个“东方”,不是我们现在通常理解之中的“东方”,而是地中海东部的中东地区。相应的地图,这里再贴一次。

比如说尼罗河岸畔的古埃及,或是黄河长江流域的古代华夏,因为需要大规模政治组织来应付河水涨落给经济与民生带来的问题,催生大国的形成。

图片 1

古罗马帝国却是围着地中海而建立起来的,并没有一条大河作为纽带。有人说,罗马帝国将地中海变成内湖,可是地中海的面积有两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是我们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比湖大出很多很多。

请支持独立网站:

它可以是航道,但是以古代的航行技术,它更多的是天然的阻隔。从东到西,有3900公里的距离。(相形之下,北京到乌鲁木齐的直线距离是2400公里)。

上一次说到,因为地理的关系,古希腊在贸易与文化交往上来说,与东方走得更近,与西方反倒关系不大。

从南到北,气候、水土、人文都有很大差异。

记得自己初读西方历史的时候,看着这样一张地图,眼睛总是放在西北角,法国、英国、德国的位置,因为那是富裕之地。这当然是很有几分势利眼的看法。

大国也可以建立在现代的技术之上,蒸汽机,铁路,电报电话,特别是工业化经济对资源、市场的渴求,造就了像美国、俄罗斯这样的现代大国。

如果我还用这种势利的看法,看古代地图,重点却要移到西南角,埃及,巴比伦,叙利亚,那才是古代的富裕之地。今天我们要换一个角度:从历史的进程上来看,古希腊也是东方的文化遗产。

但是在古罗马帝国存在的那几百年之中,技术水准并没有什么突破或是明显的进步,经济也一直是以农业为主。在这样的条件之下,何以会产生一个围绕着地中海的罗马帝国?

亚历山大死后,中东与希腊被他手下的三位马其顿将军所瓜分,三者之间冲突不断。

这一问题,让现代历史研究者们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一个像样答案。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围着地中海的大一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罗马做到。

在爱琴海周边,希腊城邦仍然没有完全臣服于马其顿人的统治,时有反抗发生,但都是徒劳无功。其后,有的城邦请求意大利半岛上的罗马为他们撑腰,对抗马其顿。最后的结果却是引狼入室,马其顿被罗马击败,希腊也变成罗马属下的行省。

即使是在喷气飞机,卫星导航,光纤通讯的当下,也没有人做得到,甚至都难得有人会想得到。

意大利半岛也是产生城邦的环境,罗马在扩张期间还是一个实行共和制的城邦,对希腊文化很有几分尊敬。想要从政的罗马贵族子弟,时常会跑去希腊拜师求艺,学习修辞与演讲。

大一统的建立,肯定少不了军事征服与扩张。在这一点上,罗马仰仗的一是支农民军。

在希腊人眼里,罗马人是粗鲁的丘八,对罗马统治不服者大有人在,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是希腊人的文化优越敌不过罗马人手中的刀剑。

请支持独立网站:

而且罗马对不从者的镇压特别凶狠,别说造反,单有哪个城市胆敢拖欠税款,罗马军团可以冲进城中,将有钱、有地位的人绑下,直接拖去奴隶市场,卖出的价钱用来抵税。

在历史上相对安定的华夏,通常概念之中的农民,向望的是安居乐业,守着两亩地,管好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愿出远门,对兵役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在那时的希腊,只有富贵人家读书受教育有文化。押到奴隶市场出卖时,希腊的文化人多半又是被罗马贵族买去当家奴,带回意大利成为家庭教师。所以为师者通常都是家奴,罗马以及后来的西方,没有尊师重道一说。

罗马的农民,却是一到农闲季节就放下锄头,组成军团外出征战。

当然,给人教孩子的家奴,地位要比干杂活的家仆高,待遇也要比做苦工的奴隶好得多。孩子长大之后,多半也对老师怀有感激之情,许多当老师的家奴后来都被解放,获得自由身,有的更是成为罗马官员的秘书。

这一方面是因为罗马帝国兴起之前的意大利,政治上四分五裂,分成许多大小不一的城邦,为保家卫国而征战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则是战场上的胜利可以带回丰厚的战利品与崇高的荣誉,激励民众出征的意欲。

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希腊城邦时期那些探索宇宙奥秘,思索社会规律的哲学。

处在地中海北部的意大利与希腊都是山势崎岖的半岛,与埃及或两河的冲击平原相比,都应该算作穷山恶水,造就当地分裂的格局,也使民众在长年的征战之中,养成勇武好斗的习性。

取而代之的,是在人生跌宕与命运坎坷之间,以什么样的态度为人处世的人生哲学,有的行乐,有的怀疑,有的愤世嫉俗,有的坚忍苦行,有的更是在宗教之中才能找到安慰。

在三百多年的扩张过程中,罗马一直沿续共和的政体,官员年年换届,由全体公民投票选举选出执政官。退下来的官员,则是组成元老院,相当于一个顾问委员会,商讨城邦大计。

罗马的铁拳所带来的政治统一,使不同地区之间的人员有更多的交流,军团在不同战区之间换防,商人在各地之间贸易,被俘的军人与平民被当着奴隶卖到天涯海角,不幸的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早期的罗马农民军,也是自带装备组成的民兵。富贵人家盔甲、刀剑配置齐全,人数不多,却组成罗马军中的主力军团。穷人置不起装备,只能凑人数,组成几个人多却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后备军团。

这样的交流虽是无奈,倒也带来不同地区文化之间的融合,但是产生的却不是哲学思想,而是各式新宗教,因为这些可怜的人们需要的是神灵,来帮他们超越眼前的残酷现实。

选举的时候,按照军团来点票,富人军团数目多,选出的多半是他们想要的人。所以罗马的共和政治,由贵族与富人主导,并不民主。

对后世影响最深的,是产生在地中海东南角巴勒斯坦的一个犹太人的新教派,崇拜耶稣的基督教,声称给人们带来救赎的福音,许愿一个死后的公正与永生。

这期间难免有贫富之间的利益冲突,但是罗马贵族通常都会做出妥协,不至于让冲突失控。而且,罗马军团几乎年年都外出征战,在对外扩张之中化解内部的矛盾。

到公元四世纪,帝国衰败,罗马面临蛮族入侵的威胁,社会再一次发生大动荡的时候,基督教已经成长为国教,而希腊哲学却早已衰落。

处在意大利中部的罗马城邦,开初也就只有我们一个县的大小。

(基督教在罗马的兴起,我们在后边会专门介绍。)公元五世纪,罗马城被蛮族攻破,罗马帝国的西部被蛮族冲垮,欧洲进入中世纪。此时的希腊,与小亚细亚,叙利亚,埃及一起,都属于东罗马的范围,虽然也遭受蛮族入侵,却没有被冲垮。

它与众不同的地方,一方面是在战利品的分配上较为公平,使罗马普通民众得以保持征战的热情。

这等于是又回复到罗马帝国建立之前的状态,希腊算是东方的一部分,与意大利及欧洲其它部分的联系有限。就连读同一套圣经的基督教会,也因为时间的推移,联系的困难,及教义的争端,一分为二成为两大教派,用拉丁语的西方罗马天主教与用希腊语的东方东正教(教徒主要在叙利亚,希腊,巴尔干半岛,及后来的俄罗斯)。

更为重要的一方面则是它长于招降纳叛,对被它打败的城邦不但宽宏大量,给予应有的尊重,还时常将去年击败的对手化为今年出征的盟友,带领他们到更远处去讨伐,也愿意留给他们一份应得的战果。

二者互相敌视,各自认为自己才是正宗,对方是异端。虽说基督教所尊奉的圣经新约原本是用希腊语写成的,但是在中世纪的教士之中,已经没几个人可以读懂希腊语,读懂他们自己的圣经的原文。而希腊城邦与希腊哲学,早已成为遥远模糊的记忆。

因此,罗马的势力向滚雪球一样,不断扩张,形成别人难以匹敌的军事动员能力,平日里就可以征调9-16%的男性从军,危急时甚至可以征调到25%。

现代的论者时常将西方说成是古希腊文化的继承者。这不能说不对,但是却跨过好大一段历史。进入中世纪之后,西方人对古希腊所知甚少。他们再次拣起希腊文化的时候,用的是东方所保存下来的希腊经典,特别是伊斯兰学者所编辑整理的希腊文献与研究。

(这个数字,是从这本书里抄下来的。CharlesFreeman,Egypt,GreeceandRome.CivilizationoftheAncientMediterranean,2nded(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2004)pp.380-381)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古希腊的文化遗产只有西方人来当继承者,那恐怕早都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亚历山大的远征,直接后果是给东方大片区域带来毁坏与动荡,间接后果却是让希腊文化得以在东方广泛传播。

工业化之前的西方,只有在两千年后的十八与十九世纪之交,法国革命后掌权的拿破仑才有这样的动员能力。

马其顿将军在东方建立王朝,使用的官方语言是希腊语。大批马其顿与希腊军士在各地安顿下来,建起的是希腊式的城市,内中有希腊式的戏院,寺庙与学校,还有城邦期间所流行的开会议事方式。当然,这些城市不同于城邦,它们只是王朝统治之下的地方政府。

而且拿破仑式的动员也就只能维持个十年左右,罗马的高度动员,却是维持了上百年。其后,围绕着地中海的古罗马帝国,又维持了四百年。

在中东各地,他们是掌握政治权力的外来人,人数远少于受他们统治的本地人,语言、文化上也时常与本地人发生矛盾冲突。

能够建立起大帝国的古罗马,在西方人的想象之中占有特殊的地位。称霸欧陆的拿破仑建立其帝国的时候,还是以古罗马帝国为楷模。

(罗素在他的哲学史中,曾经把这些中东的希腊人,比作二十世纪初,在上海外国租界之中生活的西洋人。)

称霸海上的英国,时常想到的是罗马帝国的兴衰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经验与教训。

(自成一体,高高在上。)但是,至少希腊的书籍得以流传各地,而且不只是在小亚细亚,两河,叙利亚与埃及,连后来在波斯、亚美尼亚都有希腊书籍得以保存下来。

即使是在当代,美国的战略家们讨论时局,还是经常以罗马帝国作对比,讨论美国霸权与罗马帝国之间的相似之处。

(也就是说,传到黑海的东头,高加索山区附近。)

****************

亚历山大虽然因为终结城邦而被希腊人恨之入骨,却成为希腊文化最得力的传播者。亚里士多德虽然因为他的这位学生几乎惹上杀身之祸,却也因为这位学生在不经意之间所成就的文化传播,成为后世伊斯兰学者们最敬重的学术权威。

罗马的特别之处,在与雅典的比较之中,可以看得更为清楚一些。

也因为亚历山大的远征以及马其顿将军们建立的政权,希腊语作为官方语言在中东不少地区流行过近千年。罗马征服地中海东部地区之后,也是延续使用希腊语作为官方语言,而不是使用他们自己的拉丁语。而且在罗马帝国建立之后,帝国的重心渐渐东移,希腊语比拉丁语变得更为重要。

希腊半岛与意大利半岛的地理环境相似,都是产生城邦的地方。

(在西罗马地区,用拉丁语。在东罗马地区,用希腊语。)

这些城邦所面临的政治挑战也很相似,在内是贫富之间的矛盾,在外则是与别的城邦战争,议和,结盟等等外交问题。

在农耕时期,经济与农业的发达并不容易转换成为军事组织的强大,因此农业定居地区屡遭蛮族入侵征服,在东亚、西亚、欧洲或是北非都曾多次出现。

两地的结局却很不一样:在希腊,城邦无法壮大,半岛上一直维持四分五裂的状态,直到最后被外人一一击破;

要到火药的广泛使用,特别是工业化之后,在依靠枪枝、弹药、钢铁、大炮的战争之中,经济与文化的发达才会转变成落后地区难以比拟的军事优势。罗马帝国建立的本身,也可以说是一次蛮族入侵,在经济与文化上他们都无法与包括希腊在内的东方地区相比。

(这里沿用古希腊人的观念,将马其顿人当外人。)

凭借他们在军事组织上的优势,罗马得以击败东方,抢掠大批的财富、奴隶运往意大利,将罗马建成帝国辉煌的都城。但是从长远来说,用刀剑抢来的财富只能维持一时,经济与文化上的优势却是更为持久。

在意大利,却是出现一个罗马,将其它城邦征服,招安,势力不断壮大,到它杀出意大利半岛时,已是难以抵挡。

罗马帝国的发展就是一例:帝国建立之后三百年下来,包括意大利在内讲拉丁语的西罗马地区在经济上逐渐衰落,抢来的财富又回流到帝国东部的希腊语地区。到公元330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干脆放弃罗马,将都城东迁,移到连结爱琴海与黑海的拜占庭,并将新都城命名为君士坦丁堡。这样一来,连罗马帝国的政治中心都东移到希腊语地区。

其实雅典也曾有过称霸希腊,收服其它城邦的机会。

公元五世纪,北方蛮族入侵,东、西罗马都受到严重冲击。罗马城攻破,讲拉丁语的西罗马地区沦陷,被肢解得四分五裂。但是君士坦丁堡却没有被攻破,东罗马帝国虽然历经艰辛,却还是能够维持对地中海东部的控制。

公元前478年(亚历山大东征之前约150年),波斯帝国打到爱琴海周边,准备征服希腊。大敌当前,一百多个希腊城邦组成联盟,推雅典为首,大家共同出钱出力。

要到公元七世纪,从阿拉伯沙漠上冒出穆斯林骑兵,这才将东罗马赶出埃及、两河及地中海东岸地区。希腊语在东方的官方主导地位,就此终结,被阿拉伯语取代。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东罗马,又称拜占庭帝国,其后还维持了好几百年,直到1453年才彻底被土耳其人征服,君士坦丁堡也被改名,成为伊斯兰教的城堡,伊斯坦堡。

苦战至454年,波斯被击退,但是雅典却成了骑在大家头上的霸主。

希腊与巴尔干半岛,也变成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地区。因而希腊语言与文化的影响,在东方持续的时间要远长于西方。

联盟的财库被搬到雅典城,使雅典人可以吃其他城邦的贡奉,大花金钱修建神庙和战船,加强武力,建立自己的帝国。后世所敬仰的雅典文化中的诗歌、哲学、戏剧、艺术等等,正是在这一时期打下的家底。

(也许我们可以小息五分钟?如果有问题的话,大家可以提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