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俭差点掉脑袋,腰缠万贯

这个唐俭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不仅如此,根据《旧唐书列传第八》的记载,他还享受“与功臣等元勋恕一死”的待遇,也就是说他手里握有可以一次免死的金牌。

“居安思危,戒奢以俭”,是唐代谏臣魏征对唐太宗的提醒,也是对自己要求。魏征一生节俭,生活清贫,宅无正寝,素褥布被,他没有妻妾成群而独善夫人,他没有花天酒地而独爱醋芹,他的妻子裴氏曾用“征平生俭素”评价自己的老公,可见魏征的日常生活是极为俭朴的。他这样做,是真没钱还是假装穷?翻开历史让人发现,作为朝廷重臣,魏征除了工资性高收入外,工资外的隐性收入也是相当惊人的。

唐太宗并不死心,又连续问了几次。但尉迟敬德始终坚持原来的说法。

这一年,唐太宗驾幸九成宫,设宴招待亲近的大臣,长孙无忌说:魏征过去侍奉隐太子,我见到他们就像见到仇敌一样,想不到今天能在一起参加宴会。太宗说:魏征过去确实是我的仇敌,但他能为侍奉的主子尽心出力,这是很值得称道的。我能够提拔重用他,自比古人应无愧色!魏征常常不顾情面恳切劝谏,不许我做错事,所以我器重他。魏征再拜说:陛下引导我提意见,我才敢提意见。如果陛下不接受我的意见,我又怎么敢去犯龙鳞、触忌讳。太宗龙心大悦,赏赐每人十五万钱。

唐俭在左角处布了几个棋子后,又转到右角的地方去下了几手棋。

魏征进谏尝到的第一份甜头,是劝说唐太宗停止征招未成年男人当兵。武德九年,右仆射封德彝上奏要征招未满十八的壮男当兵,太宗同意。敕令传出,魏征固执己见加以反对,不肯签署。太宗大怒,将他召进宫中责备道:“中男中魁梧壮实的,都是那些奸民虚报年龄以逃避徭役的人,征召他们有什么害处,而你却如此固执!”魏征以征点兵员、怀疑使诈、失信于民为由,制止唐太宗征点中男做兵员,为此得到一只金瓮。

然后他一句话也不说,就拂袖进入了内室。

进谏也能拿外快?

(尉迟敬德)

贞观五年,侍御史权万纪与李仁发因告发别人而得到太宗宠幸,诸位大臣多次被迁怒。魏征劝谏道:“权万纪等小人,不识治国大体,以告发别人当做直言,以进谗言当做忠诚。陛下并非不知道他们使人无法忍受,只是取其讲话无所忌讳,想以此警策众大臣,然而权万纪等人挟皇恩依仗权势,使其阴谋得逞,凡所弹劾,均非真有罪。陛下既然不能标举善行以激励风俗,怎么能亲奸邪以损害自己的威信呢!”太宗默不作声,赐给魏征绢五百匹。后来,权万纪等人奸状自行暴露,均获惩罚。

唐朝人王方庆写了一本《魏郑公谏录》的书,在这本专门记录唐朝开国名相魏徵事迹的书中,有一则篇名为“文德后载诞侍宴”,记录了唐代宗李世民,利用皇帝的身份,强行逼迫魏征和他下围棋赌彩头的故事:

图片 1

唐太宗因此非常非常恼怒,就把手里拿着的玉制手板,愤然地朝地上一摔,在“呯”的一声中,玉板被摔得纷纷碎。

贞观十三年五月,魏徵乘太宗诏五品以上官上封事之机,全面总结了政事不如贞观之初的事实,上奏太宗,这就是着名的《十渐不克终疏》。疏中列举了太宗搜求珍玩、纵欲以劳役百姓、昵小人、疏君子、崇尚奢靡、频事游猎、无事兴兵、使百姓疲于徭役等不克终十渐,批评了太宗的骄满情绪,再次提醒他慎终如始。太宗看完奏疏后,欣然接纳,并对他说:“朕今闻过矣,愿改之,以终善道。有违此言,当何施颜面与公相见哉!方以所上疏,列为屏障,庶朝夕见之,兼录付史官,使万世知君臣之义。”遂赐黄金十斤、马二匹。

当尉迟敬德急匆匆的赶来后,唐太宗一脸怒气的对他说:“唐俭这小子实在是自以为是了,实在是目中无人了,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你把我说的话记下来,我要把他赶出朝廷去,叫他到潭州这个破地方,去当一辈子的刺史。看他还怎么嚣张?”

贞观六年是魏征的一个丰收之年。这一年,长乐公主将要出嫁,太宗以公主是皇后亲生,特别疼爱,敕令陪送比皇姑永嘉长公主多一倍。魏征以汉明帝分封皇子采邑时,不能和先帝的儿子相比为例,劝说太宗长乐公主的陪送不能高于长公主。太宗觉得有理,进宫中告知皇后,文德皇后闻之,大喜,派宦官去魏征家中,赏赐给钱二十万,四百匹绢。

(魏征)

贞观二年,有人告发右丞魏征偏袒他的亲属,太宗派御吏大夫温彦博查问,结果查无实据。此次事件中,魏征向唐太宗灌输了君臣一体论,要求之间应彼此竭诚相待。魏征说,很荣幸能为陛下做事,愿陛下让臣做良臣,不要让臣做忠臣。太宗问:“忠、良有什么区别吗?”魏征回答道:“后稷、契、皋陶,君臣齐心合力,共享荣耀,这就是所说的良臣。龙逄、比干犯颜直谏,身死国亡,这就是所说的忠臣。”太宗听后十分高兴,赐给绢五百匹。

在贞观十年(公元636年)六月,36岁的她因病去世,身后第一个谥号为文德皇后。

贞观元年,岭南部落首领冯盎、谈殿互相争斗,很久没有入朝。各地方州府前后十几次奏称冯盎谋反,太宗命令大举讨伐。魏征分析了岭南的地形、气候及形势后,认为冯盎反叛尚未成形,不宜兴师动众,建议太宗派使臣前往安抚,避免兵戎相见。十月,太宗派人持旌节往岭南慰问冯盎,冯盎则让他的儿子冯智戴随着使臣返回朝廷。太宗说:魏征让我派遣一个使者,岭南就得以安定,胜过十万大军的作用,不能不加赏。于是赐给魏征绢帛五百匹。

宴会设在一个名称为丹霞的大殿里,席开30桌,取30天正好满月之意,出席的人都是朝中三品以上的文武大臣。

除了进谏之外,魏征下半盘棋也能轻易得到不薄的好处。文德皇后所生公主月满时,太宗宴群臣于丹霄殿,命魏征赌围棋。魏征以“臣无可赌之物”为由予以拒绝,太宗则以“朕知君有物,不须致辞”强行让魏征下赌。说:“朕知君大有忠正,君若胜,朕与君物;君若不如,莫亏今日。”于是开始下棋,才走数十子,太宗曰:“君已胜矣!”赐尚乘马一匹,并金装鞍辔勒,赐绢千匹。

图片 2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唐代很多高官都有润笔费之类的外快收入,魏征与众不同,他的工资外收入则大多靠自己进谏的硬功夫,击中唐太宗的要害,得到皇帝的欣赏,在收获政治荣誉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经济实惠。从《资治通鉴》、新旧《唐书》、《贞观政要》、《魏郑公谏录》等可靠的历史资料中发现,魏征前前后后得到的赏赐有十余次,少则百匹绢,多则得钱四十万、绢四百匹,林林总总,掐指算来,这的确是一个令人眼红的数字。

由于心中有气,唐太宗棋艺水平发挥失常,在输掉这盘棋后,他连翻本的愿望也没有了,就挥了挥手,让唐俭走人。

图片 3

“我知道你是非常忠诚正直的,这就是你的立身赌本。你如果赢了,我就有彩头给你。你如果输了,我今天也不会让你吃亏的。来吧、来吧。”

说的还是唐太宗李世民下围棋的故事,唐朝人张鷟在《朝野佥载》一书中,用小说家的笔法,记载了这个霸道皇帝,因为下棋下不过唐俭,就要把他杀掉的一件事情:

尽管唐太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还是没有看出来,依然是自信满满,依然是气势汹汹地进攻,或者打劫,或者提子,面对处于守势的唐太宗,他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长孙皇后)

这个唐俭不知怎么的,在这天应招下棋的时候,竟然昏了头似的。他在棋桌旁没有对唐太宗进行丝毫的礼让,就一屁股落坐了,然后大声的咋呼:“不要猜子了,皇上你就先走棋吧。”

“我可没有用来赌博的钱啊,皇上这次就算了吧。”

作者:项苏农

在宴会开始时,唐太宗说:“今天多亏了尉迟敬德,这才避免了唐俭因为我冤枉他而死,从而使我有了改过的美名;我避免了因此错杀大臣,从而使唐俭有了再生的侥幸;尉迟敬德避免了委屈顺从,从而有了忠良正直的名誉。”

“我知道你是有赌本的,你就不要同我客气了。”

唐太宗用感激的目光,扫视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些三品以上的大臣,继续激动的说道:“我因此决定赏给尉迟敬德绸缎一千匹。”

谁知才下了几十手,唐太宗就把围棋盒子盖了起来了,然后拍了几下手,大声对着魏征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赢了。”

说完以后,他还是余怒未息,对正要离去传旨的尉迟敬德说:“唐俭这小子,竟敢如此的不尊重我,真的是太气人了,我要杀了他。你给我听着,如果有人告发他大不敬,说他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你一定要出来作证说确有其事。你不要忘记、不要忘记哦。”

有一次,吏部尚书唐俭与唐太宗下围棋。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李世民)

“传我口谕。”他一脸坏笑,望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魏征,“奖给魏征魏大人的赢棋彩头是,全套装备的上等好马一匹,苏杭地区产的上等绢绸千匹。”

唐俭逃过此劫后,平平安安活到了唐高宗李治朝的显庆656年(公元656年),以78岁寿终。

唐太宗听后,就把目光转向尉迟敬德,问他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第二天在朝会上,果然有人出来告发唐俭在背后说唐太宗的坏话,涉嫌对皇上大不敬。而且这个人还把唐俭说坏话时的细节,说的是有鼻子有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