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日联盟给了那位女人第二次生命,肩膀戏发展

图片 1

  阪急最初是一家有轨电车公司,主业是交通运输和房地产,创立宝塚也是为了吸引人们乘坐他们开辟的电车线路到达他们开发的房地产项目那里,有这样的金主撑腰,歌剧团只要做好公司的门面及宣传就可以了,不在乎是否盈利。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随着运输行业走向颓势,阪急公司难以维持庞大的演艺团队,甚至一度想把宝塚卖掉。虽然宝塚高层四处奔走,保住了歌剧团,可是这件事也给宝塚歌剧团的高层带来冲击和思索,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一定要摆脱仰人鼻息的尴尬局面。于是他们认真研究观众,研究戏剧形式本身,打造适合现代观众欣赏口味的剧目。经过努力,宝塚的演出成了公司第三盈利产业,份额占14.4%,排在交通运输(29.4%)和房地产(23%)之后。

图片 2

借鉴宝塚,主打明星制

她出生在静冈县。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富士山。1941年,她考入宝塚音乐舞蹈学校,成为宝塚歌剧团第31期学生。宝塚歌剧团创建于1913年,是当时日本的明星制造场。后来甚至有“东有东大、西有宝塚”的说法,能与东京大学并列,足见其地位之高。

  日前,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举办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剧种——越剧的研讨会。年轻的越剧作为非遗剧种是否合适?其实还是有待探讨的。中国目前几乎所有活跃在舞台上的戏曲剧种都进入了世界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如果再加上市级和县级的名录,戏曲剧种应该不会有遗珠之憾了。

宝塚歌剧团的成员,全部是未婚女性。京剧里男性演女性,而在宝塚,则是女性演男性。一旦团员结婚,就只有退出一途。年岁渐大的高山靖子看着自己粗糙的双手,知道这样下去,当年的努力全部会付诸东流。

图片 3

责任编辑:

——为越剧发展建言

图片 4

  总之,越剧的明星制以及它的粉丝群体,是这个剧种能够行走在商业化路线的基础,只要运用得当,中国戏曲同样可以重现观者云集的盛景。戏曲本来就是商品经济高度发达下的产物,如果忽略其商品属性,做孤芳自赏式的保护,前景并不可期。

高山靖子入学之时,正是日本最疯狂之际。他们偷袭了珍珠港,把美国人拉入了亚洲战团,也给自己开掘了坟墓。战场形势每况愈下,日本对国内也控制得越来越严。(左一为高山靖子,在静冈站下车时收到鲜花)

  明星制是宝塚歌剧团的不二法门。和日本另一家经济效益良好的四季剧团不同,宝塚走的是明星制作路线。因为是全女班,虽然其扮演男性角色的男役有自己的特点,但仍然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剧目创作和引进国外版权方面就不可能尽情发挥,剧目只能按演员的个性特点来打造,突出明星演员的作用,展现明星演员的个人魅力。越剧也有和宝塚歌剧差不多的属性。不管是浙江的茅威涛还是福建的王君安,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假以时日,越剧推出的明星姐妹更多,而不是仅仅限于目前有全国性影响的这么几人,越剧的观众也会成倍地增长。

图片 5

  宝塚歌剧团顺应了历史的发展和观众的需求。和伦敦西区与百老汇一样,她们的演出除了戏剧元素不可或缺之外,可以说还是一场大型歌舞秀。如目前在宝塚大剧院演出的《王国之歌》,就是根据歌剧《阿依达》改编的音乐剧,宏大的歌舞让人有目乱神迷之感。还有东京宝塚剧院演出的音乐剧《拥抱卡莉斯塔海》以及《宝塚幻想曲》更是典型的宝塚演出模式,即剧加秀,上半场演剧与后半场的歌舞演出虽然是宝塚让专业人士诟病的地方,可是这样的跨界或者说是组合演出成了普通观众的最爱。你可以看不上它的奢华,你可以看不上它的爱情套路,你也可以看不上它犹如动漫的人物造型,但你却不能漠视庞大而又热情的观众群体。如果自视甚高,不把上座率作为演出不能忽视的试金石,那么,最终还是会被观众抛弃。

她还记得1945年8月15日,收音机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只听有个人在讲着什么话,但她完全听不清。不过,她父亲听清了。她记得父亲说了两个字,赢了,然后喝起酒来。是的,赢了,盟军赢了,日本败了。这对日本人来说,是好事。毕竟,所谓的一亿总玉碎,不过是那些疯狂的军国分子们对百姓的逼迫,仗打到这个地步,谁都知道没必要再多死人了。(左四为高山靖子)

  将戏曲纳入完善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体系中,体现了国人以及政府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关爱,希望各剧种能在稳定的环境中得到传承发展。不少已经转企改制的剧团依然希望以非遗的名义回到事业编制的轨道上可以平心静气地创作,不至于为了生存而疲于奔命。确实,有些已经是气若游丝的剧种亟待保护,昆曲就是经典案例。早在60多年前,昆曲已经是灰头土脸、奄奄一息。但经过大力保护,虽依然小众,但还是有了一批嗜雅的观众与追随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