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帝收报后却羞怒交加,打大小金川之役

原标题:清朝打了胜仗,乾隆收报后却羞怒交加,要处死将领

大小金川之役是乾隆的十大武功中的两大武功,动用人力六十万、耗费银两七千万。而作为对手的大小金川跨度不过二百公里、可用之兵不过三万人。

乾隆十年(1745年),川藏大道上的36个大清政府军遭遇强盗,被扒了个精光。川陕总督庆复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指认这次抢劫是瞻对部落(今四川新龙县)的康巴汉子干的,理由是他们热爱抢劫。乾隆即位后,就一直想找机会敲打一下川西高原上数十位土司,以维护通葬大道的顺畅,于是他果断决定出兵讨伐瞻对。

实力对比如此悬殊,在崇武的乾隆朝,为何一定要打平这块地方,并且还打得如此吃力呢?

一切似乎跟预想的一样。一年后,庆复奏报攻克瞻对,土司班滚被战火烧死。然而事实却是,清军被打得东躲西藏,连半场像样的胜仗都没打过。最后庆复不得不贿赂班滚,双方约定停战,班滚让出一个寨子给庆复烧,班滚三年不得出头。

下面的文章中,我会边介绍战役的情况边分析,请大家耐心地阅读。

图片 1

莎罗奔挑起事端

在一旁看戏的大金川(四川金川县)土司莎罗奔闻讯狂喜—原来朝廷也不过如此。瞻对战事平息后,他立即派兵四面出击,进犯其他土司,大有摧毁清王朝边疆土司管理体系,一统川西高原之势。乾隆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乾隆十二年三月,乾隆宣布讨伐大金川,曾被他誉为“西南保障”的云贵总督张广泗受命入川。

在四川和西藏的交界处,因为少数民族集居、地形复杂和历史沿袭,朝廷有军事要塞的驻军,但不派文官管理。地方的行政管理权下放到土司,那块地方共划作十八个土司管理,称作“嘉绒十八土司”。

此刻的张广泗志得意满,他觉得此战是皇帝对他的考验,只要成绩合格,入京为相不成问题。然而真的来到前线,他才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请求乾隆赶紧再派点儿人手、凑点儿钱粮过来。另外,张广泗还捅出了瞻对真相,而且班滚根本没有遵守约定,仍然在他的老巢活跃着。

土司在他的地盘上就是土皇帝,他们不仅有行政权,还有自己的军队。因为教育贫脊,时人不遵律法,土司之间也经常为争地盘发生战斗。

乾隆收报后羞怒交加,处死了庆复,又给张广泗加派了两万人马,要求他必须尽快攻破金川,挽回颜面。然而碉楼成了清军的最大障碍,张广泗想尽办法,死了不少人,却毫无作用,反而遭到金川士兵的反击,陷入被动。张广泗束手无策,只好找乾隆报销损失,并保证明年夏秋完成任务。

图片 2

乾隆十三年三月,富察皇后在东巡途中病逝,乾隆的心情阴暗至极,触到霉头的官员个个动辄获罪论死,长时间徒劳无功的张广泗令乾隆丧失耐心,派首席军机大臣讷亲前去督战。然而,双方交流不畅,讷亲动辄抬出皇帝旨意,要求张广泗速战速决,气得张广泗交出了指挥权,让讷亲亲自披挂上阵。

(上图即嘉绒十八土司的分布区域,紧挨西藏)

但事实证明,讷亲就是个狗熊,金川军只用了十几天就让参战清军死伤大半。乾隆的脸都羞红了—讷亲的确执行了自己的部署,结果没做成示范,反而成了笑柄。

乾隆十年,大金土司莎罗奔诱骗绑架了自己的女婿泽旺,他是小金川的土司,还收缴了他的土司印信。

然而,更大的笑料还在后面。闰七月下旬,清军遭到几十个金川兵袭击,三千人马立时一哄而散,发生严重踩踏,莫名其妙地死了好几百人。“闻之骇听”—乾隆以这四个字结束了自己的批复,必胜决心也随之动摇。没几天,败报又来了,二三十个金川军袭营,杀伤军士后抢走几门大炮。

在川陕总督庆复的查办调停下,莎罗奔释放了泽旺并归还了他的土司印信。

图片 3

乾隆十一年,另一个土司班滚的下面人抢劫了当地驻军,班滚不服管,还在关隘处派兵与清军对恃。朝廷派庆复征剿他,其中,明正土司出了大力,又是出主意又是做向导。

看来金川真是打不下来了。这场并没有什么宏大战略目标的小规模战争,竟耗去白银近两千万两,占国库总额的近一半。且根据四川方面估计,若战事延至明年,还要再耗费近千万两白银。乾隆很无奈,只好降低目标,求个体面收场。在那之前,他要先收拾让自己不体面的人,令张广泗、讷亲回京受审。不知是嘴尖牙利还是事实如此,张广泗拒绝了乾隆扔过去的所有黑锅。不替皇帝背黑锅就只剩下一个结局——死。讷亲更惨,乾隆勒令他回到金川,在军前用祖传的宝刀当众抹了脖子。

乾隆十二年,大金土司莎罗奔抢明正土司的地盘,朝廷说要管,这样就拉开了大小金川战役仍序幕。

乾隆十三年九月,乾隆任命小舅子傅恒代川陕总督,统金川军务。傅恒抵达金川后,开始讲和。随后,乾隆也正式宣布:今朕已洞悉局势,决定收局!乾隆十四年二月初五,讲和成功——大金川归还占据其他土司的地盘,朝廷也赦免其罪。第一次金川战争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结束了。

如上图所示,清廷要打大小金川战役,可不是想单纯地帮助明正土司,更重要的是这块地方紧靠西藏,一旦西藏用兵,必须保证川藏道路的通畅。

乾隆三十六年,风云再起。大金川土司索诺木伙同小金川土司僧格桑侵犯周边各土司,乾隆终于找到机会,新账旧账一起算,令理藩院尚书温福率军五千兵分三路,先打小金川。谁知,战争刚开始就陷入了添油战术的泥潭,战局疲沓不堪。

张广泗劳师无功

一年后,清军才拿下小金川,僧格桑逃往大金川。战略计划的第一步总算完成,清军开始向大金川挺进。然而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从小金川到大金川的150公里路程,温福率军竟然走了半年。温福此举,无异于作死。

当时,庆复已回京,张广泗接手川陕总督。

乾隆三十八年六月初一,金川反击,袭取清军后方营寨,切断清军前线总指挥部木果木(位于今四川省金川县境内)退往内地的后路。为防止金川细作混入大营,温福下令关闭木果木各处营门,连前来送粮食的运输队也不准入内。六月七日,门外的运输队听闻金川兵前来的传言,扔下粮食一哄而散,草木皆兵的温福竟不准营内士兵出门捡粮。

张广泗以平苗疆叛乱而出名,他一来,受莎罗奔欺负的女婿土司泽旺就来帮他。

六月九日夜,清军士兵悄悄打开小门出去捡粮。此时,早已埋伏在外的金川兵乘虚而入,清军心胆俱裂,各级军官赶紧开溜,大清王朝两万多兵士在哭喊声中全线崩溃,相互踩踏,一夜间四千人阵亡,其余全部逃散。木果木大营中的
粮米、战马、军火装备全部损失,合计估值白银30万两。温福也死于乱军之中。败报至京,乾隆悲叹:“国家百余年用兵多矣,从无此事。”

张广泗兵分两路,但还是打不动莎罗奔。原因有四条:第一,金川山势险峻,毛爷爷长征时经过的地方;第二,敌人在关隘口修碉堡,很坚固不好打;第三,张广泗冲劲没了,还老爱吹牛,他给将领开讲武课,就是讲他以前的战功。多次讲,将领们都听烦了。第四,张广泗身边有莎罗奔的卧底。

图片 4

讷亲相坐而论政

木果木之后,数万清军面临全线崩溃,收拾残局的任务落到了顺位递补统领全军的大将阿桂身上。阿桂办事靠谱,亲自断后掩护主力撤至安全地带,在兵败如山倒的危急时刻,扼制了局势的全面崩塌。乾隆抓住阿桂这根救命稻草,正式任命他为定西将军,指挥接下来的金川战事。

张广泗打不明白,辅相讷亲看不下去了,就弹劾了他。

木果木之后,大金川没有追击,而是借着胜势主动向清军请和,阿桂也借势拖延。清军稍退,各路土司与大、小金川之间的矛盾立即爆发出来,大、小金川之间也发生了内讧。如此一来,阿桂心中有了把握。为求稳妥,阿桂向乾隆求援。乾隆三十九年年底,新增九百万两军费到位,数千八旗精锐以及万余各地绿营兵集结完毕。至此,清军已近十万,是大、小金川总人口的三倍有余。

根据“你行你上”的原则,乾隆派讷亲统管金川战事。讷亲这人和乾隆是发小,还是遏必隆的孙子,人脉深厚但就是不会打仗。

这样的战局,就算清军的战斗力再差,也不至于打不赢这场战争了。阿桂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终于把刀尖逼到了金川的咽喉。乾隆四十年,清军攻克大金川土司官寨勒乌围,拼下一场决定性的胜利。乾隆在捷报上批复:“嘉悦之外,几欲垂泪……”攻陷勒乌围之后,阿桂再接再厉,攻克大金川的最后据点噶拉依。至此,历时四年,阵亡万人,耗费军费6200万两的第二次金川战争,以清军惨胜告终。

讷亲上台,张广泗还在军中,乾隆希望他们将相和,有功同赏有罪共罚。

金川之战后,乾隆着力加强清王朝在川西北的统治力,设立成都将军管理川西日常军务,在大、小金川屯田驻军,实行改土归流,归属四川省管辖。这片嘉绒藏族的聚居地,连接川甘青藏、中国西南与西北交接处的战略要地,终于纳入了清王朝的有效管辖。

结果还是打输了,原因有三:第一,讷、张两人相互不配合,讷亲掌不了张广泗的兵;第二,讷亲拿不出主意,而张广泗用多路分兵的错主意,还用碉堡对碉堡的蠢办法;第三,莎罗奔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越打越顺手,经常断他们的粮道。

有趣,有料,有深度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和T君一起读历史

作者|孙宇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忠傅恒草草收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讷、张两人下场,换上了国舅傅恒上场。傅恒打仗也不精通,但他会用人,用了岳钟琪这员又老又猛的将领。

责任编辑:

图片 5

岳钟琪是百战将军,他有的是打仗的办法。他先是诛杀奸细、护好粮道,再偷渡泸河、水陆齐进。一步一个脚印地争夺,最后直逼莎罗奔的老巢。

莎罗奔和岳钟琪有故交,其全族的人都受过岳钟琪的恩惠,知道仗打不下去了。

乾隆十四年,莎罗奔自缚请降,傅恒也顺势草草收场,“改土归流”就没有办成,朝廷仍然没有很好地掌控这片区域。

二十二年后,乾隆三十六,大小金川再燃战火。

乾隆三十六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之孙、索诺木诱杀革布什扎土司,小金川土司泽旺之子、僧格桑也攻打鄂克什和明正土司,并公然与清朝援军开战。

这一次,大小金川共同对付清廷,清廷釆用了分化战术,主打小金川、拉笼大金川。但这招明显没管用,大小金川绑一块了。既然如此,开打呗!

这次战役分为三个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