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将军与华夏姑娘的忘年情缘,让日军提心吊胆

好事多磨


时间:2012-11-22 12:18:23 来源:不详

抗日战争胜利后,陈香梅成为中央通讯社驻上海的记者。刚到上海,陈香梅的工作并不轻松,每天要写许多新闻稿。好在她对采访和写作已驾轻就熟,总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交差,写出的稿子也常常得到同行的赞许。她住在外公的家中,每天只管上班,不用再愁食宿。

离开第14航空队司令部时,陈香梅显得神采飞扬,步履轻捷,19岁的少女很难掩饰心中的感情。那天,姐姐陈静宜听见陈香梅不停地调换形容词来夸奖陈纳德,就微笑着问她是否爱上了这个飞虎将军。陈香梅连忙答道:“我只是崇敬他以及他为中国所做的事。”

在我们所的领导和翻译以及美方电台人员的共同指挥下,这架飞机迅速坠向距我所5里外的西山区,中队长跳伞后,飞机坠毁了。军事频道

当陈香梅走进一间标有“会议室”的大房间时,里面已经坐着十几位中国和外国的记者,清一色的男子汉。这时,会议室尽头的一扇门轻轻打开了。记者席中有人轻轻地说了一声:“老头来了!”这是记者和第14航空队的官兵送给陈纳德的雅号。个头不高的陈香梅透过前排记者的肩膀,看见一个满头黑发的美国将军阔步进来,他那刻满皱纹的脸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那件已经不新的皮夹克上嵌着两颗银光闪闪的将星。

“对!我们离婚了,因为我们早就各自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说着,他的手伸过桌子,一把握住陈香梅的手,急促地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而且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我爱你,我要你嫁给我。”

初次相遇

陈纳德在返回上海的民用航空公司高级职员的午餐会上,宣布了他与陈香梅的婚约。那些高级职员们得知新娘就是中央通讯社那位年轻漂亮的女记者时,都纷纷上前向他们的总经理祝贺,并一致提议他使用一架民航公司的飞机去做蜜月旅行。

与往常一样,记者招待会的主要内容是陈纳德介绍第14航空队近期抗战取得的战果,记者们也会不时问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第一次采访战地新闻的陈香梅虽然绞尽脑汁想提一个精彩些的问题,但实际上却完全被陈纳德的话语吸引住了,直到招待会结束,她还想不出一个合适的问题。她随着男记者们准备离开时,看见陈纳德正微笑地朝她走来。陈纳德先和她打招呼,然后告诉她,陈应荣最近从美国写信给他,询问陈静宜的近况。陈香梅这才想起,在美国做领事官的父亲认识陈纳德,姐姐陈静宜也正在第14航空队做护士。一位威震长空的美国将军以这种聊家常的方式和她开始了面对面的谈话,陈香梅刚才还绷得紧紧的心一下子松弛下来了。于是,她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与他轻松地交谈起来,并愉快地接受了他一起喝茶的邀请。

编者按:抗日战争爆发后,陈纳德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并且亲自驾机投入战斗。陈纳德组织了美国志愿队——即美国人驾驶美国制造的飞机为中国人作战。这支志愿队也就是后来闻名的“飞虎队”。从1941年12月首次飞行到1942年7月被编入陆军航空队这段时间里,这支队伍共击落250架日本飞机。

1944年8月,日军在豫湘桂战役[注:
豫湘桂战役,1944年4月17日至12月10日,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河南、湖南、广西等地抗击日军进攻的作战。]中攻陷衡阳,湘桂铁路的终点桂林已处在日本军队的威胁之下,在桂林的陈香梅的4个妹妹也加入了难民的行列。这时,陈纳德告诉她:“你父亲给我来了电报,请我寻找你的妹妹们。我派出一支特别搜索队前往贵州。我知道你在为她们担忧,希望这消息能使你感到高兴,安娜!”安娜,是陈香梅的英文名字。这消息使她略微宽了一点心。

陈香梅身着上海著名服装设计师法国绿屋夫人缝制的白色婚纱,陈纳德则是一身笔挺的美国空军将军制服,互相许愿终身相守。将军用缴获的日本军刀切开大蛋糕,来宾纷纷举起香槟敬酒祝贺。

她去向陈纳德致谢并道别。这位飞虎将军似乎看出了陈香梅的心思:“如果你不想去美国,我可以请秘书去取消你的签证。不过,你要仔细考虑一下。”陈香梅自己明白,她其实愿意留在中国。她不愿生活在父亲身边,19岁的她希望自主。她喜爱记者的工作,看着自己写下的文字不断地变成铅字,有一种成功的喜悦,并且感到自己应该为这场战争做出一些贡献。她更愿意留在陈纳德的身边,将他的工作、生活和其他一切告诉中国人民。

记者招待会开始了,陈纳德以平稳的语调说道:“下午好,先生们!”当他的目光习惯地扫视会场时,看见后排有一件醒目的阴丹士林蓝旗袍,旗袍上面是一张稚气未脱的瓜子脸,后脑还露出两根小辫子,于是,连忙加上一句:“还有女士好!”陈香梅微笑着表示感谢。

要记住并教导我们的孩子们,生命中确切的真谛——要品行端正,要诚实,忠贞,并以慈爱及他人……

有了第一次采访成功的经验,以后的采访就方便多了。频繁的接触使陈香梅对陈纳德的身世和业绩有了全面的了解,对他也愈发崇敬了。她把自己了解的写下来,于是有关陈纳德和第14航空队的报道、专访,不时刊登在昆明、重庆的报刊上。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陈纳德对这位活泼、聪明的中国小姑娘的好感也在不断增长。

1958年7月27日,陈纳德离开了人间,终年67岁。

陈纳德[注: 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或通常直接称呼为陈纳德(1893年9月6日-1958年7月27日),美国空军中将,飞行员。],一名美国男人,却在中国建立了不朽业绩。陈香梅,一个中国女子,却在美国步入了上层政界。他们虽然未能白头偕老,但他们奋斗的一生以及他们用自己的心和情谱写的恋歌令人回肠荡气。

“我爱他,外公。”能说会道的陈香梅这时只会重复这一句话了,但也就是这句话给了她力量和信心。

她去向陈纳德致谢并道别。这位飞虎将军似乎看出了陈香梅的心思:“如果你不想去美国,我可以请秘书去取消你的签证。不过,你要仔细考虑一下。”陈香梅自己明白,她其实愿意留在中国。她不愿生活在父亲身边,19岁的她希望自主。她喜爱记者的工作,看着自己写下的文字不断地变成铅字,有一种成功的喜悦,并且感到自己应该为这场战争做出一些贡献。她更愿意留在陈纳德的身边,将他的工作、生活和其他一切告诉中国人民。她对他除了崇敬以外是否还有其他感情?是否像陈静宜所说的那样是爱上了他?此时,她自己也说不清。不过,多年以后,她在谈起这段往事时承认陈纳德是她留下来的一个主要原因。陈纳德对陈香梅这个选择非常高兴,他也愿意她在他身边。他乐意与这位中国女记者打交道,接受她的采访。

“‘飞虎队’也是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历史的一部分,”卡洛韦说,“陈纳德将军知道南京大屠杀,并提供了力所能及的药品等援助。”她接着强调说:“我最喜爱的格言是‘忘记历史的人没有未来’,否认历史的人也没有未来。我们博物馆的使命就是要努力让美国公众了解中国人民在二战中遭遇的苦难和中美两国并肩作战的历史。让这些声音更强更大,压过那些否认历史的声音。”“结束军旅生涯后,我的外祖父陈纳德将军一直生活在门罗市。我母亲于2000年创建了这个博物馆。”“我外祖父热爱中国,他的心一直没有离开中国。”

19岁的陈香梅从岭南大学毕业时,因才学出众,已经有一家杂志社和一家晚报想聘用她了,但最后她成了中央通讯社第一位战地女记者。她的第一项任务是写一篇第14航空队司令官陈纳德将军的人物专访。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使她一惊:“你的意思是你和你的太太……”

陈纳德派出的特别搜索队圆满完成了这次特别使命,陈香梅的4个妹妹坐着第14航空队的军车平安抵达昆明。远在大洋彼岸的陈应荣决定把她们接往美国。陈纳德的秘书很快就为陈香梅和她的4个妹妹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当拿到盖有签证的护照和飞往印度的机票时,陈香梅的几个妹妹都非常高兴,然而,陈香梅的心中却是另一种难以言状的滋味。

夜幕降临时,他们俩来到了南京路上的国际饭店,这是上海当时最高的建筑物,有24层楼。国际饭店有两个餐厅,一个是在4层楼的西餐厅,一个是在14层楼的中餐厅。他们进了中餐厅,陈纳德知道陈香梅喜欢吃粤菜,回美国几个月了,他也想品尝一下正宗的中国菜。

友谊,还是爱情?

美梦成真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虽说陈香梅做出了决定自己今后人生的重要抉择,但她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非议和忠告声。陈香梅承受着沉重的压力,尤其是家中长辈的反对。陈纳德不愧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军人,把求爱、结婚也看作是一场战役。他鼓励她去迎接挑战,并不停地向她继续“进攻”:“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接着他又投入了第二场战斗,把“主攻”方向指向她的家人。根据陈香梅提供的情况,他决定首先取得两位老人——陈香梅的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同意。陈纳德的乐观情绪也感染了陈香梅,她决心和陈纳德一起去赢得这一胜利。

1947年12月21日,正好是星期天,57岁的陈纳德与23岁的陈香梅在虹桥美华村5号陈纳德的寓所举行了婚礼。美华村5号是一幢3层楼的小洋房,底楼2间,2楼3间,3楼l间。屋前是中国式的庭院,绿茸茸的草坪边上,排列着枝叶扶疏的树林。顺着曲折的小径,是一座红瓦顶的亭子。在上海这座大都市中,这真是闹中取静的理想居所。

陈纳德派出的特别搜索队圆满完成了这次特别使命,陈香梅的4个妹妹坐着第14航空队的军车平安抵达昆明。远在大洋彼岸的陈应荣决定把她们接往美国。陈纳德的秘书很快就为陈香梅和她的4个妹妹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当拿到盖有签证的护照和飞往印度的机票时,陈香梅的几个妹妹都非常高兴,然而,陈香梅的心中却是另一种难以言状的滋味。

陈香梅确实需要时间认真考虑一下。她明白,陈纳德在她心中已占据着别人无可替代的地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对他的感情,已经是爱恋多于崇敬了。但面对这位美国将军的求婚,她的心却轻松不起来。是的,他是一位威震长空的英雄,这使许许多多中国人崇敬他,这也是她爱上他的主要原因。但他又是一个比她大35岁的外国人。如果说年龄的悬殊,常常使一个年轻姑娘在爱情面前却步的话,那么,在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嫁给一个外国人,就更需要有不顾世人非议的非凡勇气。

最亲爱的小东西:

空军庆典后不久,医院传来了不祥的消息:陈纳德的肺上又出现了斑点。陈纳德仍镇定地面对病魔,不愿向它屈服,但病魔在他的体内却越来越猖獗。陈纳德知道这将是自己一生中惟一的一次无法取胜的战斗了。他让医生告诉他实情,以便对自己最后的岁月作出安排。面对这样一个坚强的汉子,医生据实相告,他还可以活3至6个月。这时已临近1957年年底了。

3个小时后,主刀的医生走出了手术间,陈香梅紧张得不敢询问。但那个最不愿听到的字还是从医生的嘴里出来了:陈纳德将军肺上的黑点是癌,现在已全部切除。如果一年内癌细胞不再重现,陈纳德的身体就有可能恢复健康。

陈香梅与陈纳德的婚纱照

1945年圣诞节后的第二天,陈香梅坐在办公室里。她机械地翻阅着桌上来自美国的电讯稿,这是她到上海后养成的习惯。翻着、翻着,一条简短的美联社电讯跃入她的眼帘:克莱尔·陈纳德少将已在旧金山搭机前往上海。她的心猛地直跳,几个月来她所期待的就是这一消息,因为她一直记着他离华前的那句话:“我会回来的!”

离开第14航空队司令部时,陈香梅显得神采飞扬,步履轻捷,19岁的少女很难掩饰心中的感情。那天,姐姐陈静宜听见陈香梅不停地调换形容词来夸奖陈纳德,就微笑着问她是否爱上了这个飞虎将军。陈香梅连忙答道:“我只是崇敬他以及他为中国所做的事。”

她避开他逼人的目光,把眼睛转向窗外。底下,星星点点的灯光洒落在黄浦江两岸。沉默了一会儿,她轻声说道:“请给我一点时间,将军,我需要时间来考虑。”

陈香梅的外祖母十分好客,摆出了丰盛的晚餐来欢迎著名的陈纳德将军。廖凤舒用流利的英语与陈纳德交谈。他说,陈将军的大名,如雷贯耳,他已经久仰了。陈纳德则表示能与一位博学多才的外交官相识是他的荣幸。晚餐后,廖凤舒颇有兴致地邀请陈纳德一起玩桥牌,并主动提出与他做搭档。廖凤舒喜欢打桥牌,但牌技却很一般。陈纳德在牌桌上是一位高手,但他的脾气不太好,与他搭档的人出错了牌,总要遭他一阵奚落。因此,牌局一摊开,陈香梅就忐忑不安起来。但这一次,陈纳德对搭档的牌技并不计较,他只想让廖凤舒玩得尽兴。最后,牌虽然输了,陈纳德却感到朝着既定目标前进了一大步,心里比赢了牌还高兴。

听到这一消息,陈香梅的心在颤抖,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陈纳德却平静地将她抱在怀里,让她不要难过,似乎这不过是一个很平常、很普通的消息。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1

陈纳德,一名美国男人,却在中国建立了不朽业绩。陈香梅,一个中国女子,却在美国步入了上层政界。他们虽然未能白头偕老,但他们奋斗的一生以及他们用自己的心和情谱写的恋歌令人回肠荡气。

第二天,陈香梅怀着恐惧的心情看着陈纳德被推进手术室。在焦急的等待中,她发现陈纳德的床头留着一封给她的信。

1944年8月,日军在豫湘桂战役中攻陷衡阳,湘桂铁路的终点桂林已处在日本军队的威胁之下,在桂林的陈香梅的4个妹妹也加入了难民的行列。这时,陈纳德告诉她:“你父亲给我来了电报,请我寻找你的妹妹们。我派出一支特别搜索队前往贵州。我知道你在为她们担忧,希望这消息能使你感到高兴,安娜!”安娜,是陈香梅的英文名字。这消息使她略微宽了一点心。

他把手轻轻地搭在她肩上,她慢慢地抬起头望着他。他伸出双臂拥抱住她,弯下腰,与她热烈地、长久地吻别。她处在从未有过的激动之中,顺从地接受了这一西方式的道别。在微微的颤抖中她听见他轻声但充满自信的话语:“我会回来的!”

陈纳德和陈香梅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这胜利,对此时的陈纳德来说,比击落日本飞机更为激动人心;对陈香梅来说,则表明她凭借着自己的勇气又跨过了人生的一个重要关口。

3天后的晚上,电话铃响了。话筒里传来的不是陈纳德的声音,而是华盛顿美军医院院长的声音:“我们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你,我们在检查后发现将军的肺上有一黑点,目前还无法确诊是什么,所以要马上开刀。希望你能在场。”放下电话筒,陈香梅感到浑身发冷,四肢僵硬,脑子一片空白,惟有一个字老在眼前晃动:癌!这一天是1956年8月25日。

陈纳德的话使陈香梅头昏目眩。尽管她崇敬他,或者说她在心灵深处已不知不觉地爱上了这位美国将军,但眼前的事情毕竟来得太突然了。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一下子面对一个在年龄上是她父辈的外国人的求婚,对于一个20岁的姑娘来说,实在有些不知所措。

重庆飞虎队展览馆便围绕陈纳德援华是否亲自架机参与对日作战展开了调查。数度努力,终于在美国飞虎队纪念馆看到了陈纳德当年写给前妻的信,陈纳德在信中称,自己亲自驾机和日军战斗,曾击落日机41架,“这应该是真实可信的!”代庆标说。

他边飞边紧急呼叫美方设在我所的情报联络站电台的番号,美方电台也不断地呼叫这架受伤的飞机,双方很快就联系上了,我们也看着这架飞机冒着浓烟在招待所上空盘旋。

“可那里也许不是最好的道别处。”陈纳德意味深长地回答。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2

8月8日,陈纳德启程归国。成百上千的人来到昆明巫家坝机场为这位满载盛誉的将军的凯旋送行。这一年的圣诞节前夕,陈纳德又踏上了重返中国的旅途。

山盟海誓

侍者摆上酒菜后,陈纳德和陈香梅为小别重逢互相敬酒。随后,他两眼看着她,郑重地说道:“安娜,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我已经是一个自由人了。”

19岁的陈香梅从岭南大学毕业时,因才学出众,已经有一家杂志社和一家晚报想聘用她了,但最后她成了中央通讯社第一位战地女记者。她的第一项任务是写一篇第14航空队司令官陈纳德将军的人物专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