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崎润一郎作品,揭祕谷崎润一郎的特殊爱好

早期:刺青、麒麟、恶魔、异端者的悲哀、痴人之爱黑白

谷崎润一郎是日本唯美派文学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代表作有《细雪》、《春琴抄》、《刺青》等,他还是《源氏物语》现代文的译者,曾经7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得到日本文化勋章等荣誉。图片 1谷崎润一郎
谷崎润一郎作品
主要作品有:《刺青》《麒麟》《恶魔》《饶太郎》《异端者的悲哀》《途中》《痴人之爱》《各有所好》《吉野葛》《盲人物语》《武州公秘录》《春琴抄》《细雪》《钥匙》《疯癫老人日记》《少将滋干之母》《阴翳礼赞》等。
谷崎润一郎创作特色
谷崎早期的创作常被学界冠以“恶魔主义”的称谓、这是由于谷崎在其作品中惊世骇俗地展示了畸变的人物性格和嗜好、施虐与受虐的病态快感、以及在残忍中展现女性美。谷崎的这种“恶魔主义”倾向的产生、与他受到西方唯美主义阵营中波德莱尔、王尔德等人的思想启发密切相关。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与其特殊的个体人格心理亦大有渊源。谷崎本人曾这样说道:“艺术就是性欲的发现。”谷崎的母亲是一位传统的日本古典女性,对其母的崇拜造就了谷崎润一郎的“恋母情结”。成了谷崎文学创作的重要动力之一。
无论是表现他恶魔主义的“以丑为美”的美学世界,还是追求日本古典传统美的东方文化,谷崎润一郎在其短篇小说中部渗透着浓厚的人类情感心理意识。这种情感或表现为非常态的心里变形,或追求一种静温典雅之美。在谷崎润一郎的早期短篇小说创作中,谷崎润一郎追求“一切美的东西都是强者,丑的东西都是弱者”,极力礼赞官能性的美。因而在小说中体现了一个变态、扭曲的心理错位意识。谷崎润一郎在文学创作的过程中,他吸收了西方唯美主义作家的观点,在构筑的文学世界中捍卫美的纯粹性与独立性,并在丑与恶中寻找美的存在。因此,在谷崎润一郎的短篇小说集里,谷崎润一郎的小说题材充满怪异荒边之美,呈现出新颖别致之感。

和大多数作家不一样,谷崎一开始就目的明确,完全耽溺于自个最喜欢的事物之中,他的小说是对自个欲望的完全臣服,最初起,他的小说便没有方向上的犹豫和迟疑,他是一个完全听从自个内心的人。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专注心特别强烈,非常短的时间就有了长足的进步。(作为对比的就是三岛由纪夫呀,三岛由纪夫写了许多许多许多不入流的短篇小说之后,内心才稳定下来,才进入了三岛流的尽善尽美的内心世界。谷崎的作品从一开始就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这只能归结于他的专注心和凝聚力了。这道理最初是茨威格教给我的,没错我说的是那篇课文)谷崎是一位全贯中西的大师,在早期的短篇小说里他全方面地展现了完爆大多数中国人的历史功底——这一点读他的散文会更有体会,你会发现,好多他熟知的文人和典籍,你大概根本没有听说过。

谷崎润一郎(たにざきじゅんいちろう,Tanizaki
Junichiro),日本近代小说家,唯美派文学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源氏物语》现代文的译者。
代表作有《刺青》、《春琴抄》、《细雪》等。

作为一位天才大师,谷崎注定不会被禁锢于同人创作的小圈子里的。因为同人的限制太多,而且和现实有太多隔阂,作为一个敏感而又有洞察力,表达欲旺盛的小说家,同人束缚了他的创造力。没过多久,谷崎就开始了他的突破之旅。恩,受明治维新之冲击,谷崎生活在一个国家飞速发展,外国思想潮水般涌入日本的年头。古典之美固然是与他的灵魂契合的妙趣之物,然而整个社会都被笼在西方崇拜的狂潮之中,谷崎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感染。跨出了同人的小圈子之后,作家们的第一步,通常是描写自个,第一人称为主的小说和自传体小说都是常见的套路,谷崎也不可以够免俗。既然是写「自个」,用的通常是「家常话」,观察谷崎这一时期的小说,便可以看出他受西方影响不小。最直接的便是作品中出现外国人的名字比如波德莱尔,还有频频出现的颇似现代大学生活的场景如社团生活,时髦的学个画,又或者是年青人自认为是对天才这种生物的思辩。一旦涉足现实题材,谷崎的小说连叙述技巧也显得西洋风味了。

然后他就写了这辈子代入感最强的两本书:《痴人之爱》和《黑白》我怀疑这两本写就的时间相差不会许多,痴人在前。因为这两本相似点太多了。两男主都迷恋西洋风味的女人,对文明开化的西方的迷恋,当然少不了自卑情结。最大的相似点是小说风格。可以说,这两本是谷崎最不古典的两部小说,也是谷崎最自传体的两本小说。《痴人之爱》是LOLI少女养成记,细节描写相当精致,因而代入感可怕地强,谷崎式主人公的偏执感已初现端倪。至于《黑白》,主人公是一个苦于创作的作家,这种身份安排甚至比痴爱更易代入,这个倒霉的作家昏头昏脑又一厢情愿地被下等妓女所骗,钱没了,书没写成,欲望也没有发泄得了。谷崎写黑白自嘲了自个一通,显然就跨过了这道坎——中期作品一下子变得鬼斧神工起来。谷崎脱离了自怨自艾的青年趣味之后,马上用第三人称女人的口吻写了《卍》,他这辈子最纠结的作品之一。这部作品依旧是西洋趣味。

中期:《卍》(1928,《刈芦》《盲瞽者谭》,《春琴抄》1933,《武州公祕话》1935,《猫与庄造与两个女人》

作者简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