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成皇后

朝鲜历史上有名的王妃——明成皇后

中国曾经出了几个女子,吕雉、武曌、叶赫那拉·杏贞(也就是清朝最有名的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配天兴圣显皇后),尤其是后面的这一位,把中国搅了个翻天覆地,但鲜为人知的是朝鲜王朝时期也出现了一个不亚于我国的优秀女性,她就是在‘乙未事变’中被残忍杀害的闵慈英,朝鲜的王妃,用中国的话来说就是一国的国母。

随着韩剧在两岸热播,有高度历史价值的2004年在我国引进,在韩国播出时曾大受欢迎,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我们这儿出现两个版本,一个是一本正经的央视版,一个是原生态、回归淳朴和自然地人性化配音台湾版,本人听了之后,比较喜欢台湾版,为什么,第一,剧情完整无删节;第二,声音自然,不会出现背景音乐被消的情形;第三,配音演员将人物的性格展现的入木三分,特别是替明成皇后和高宗李熙配音的吴文民和魏晶琦,他们将不同年龄段的皇后和高宗演绎的淋漓尽致,而央视版呢,怎么说,可能是太过严谨和严肃了,在他们的口中,明成皇后和高宗是高高在上的,尤其是明成皇后,太过严谨,使她更像一个政治家,而不是王妃,相反的,魏晶琦那时而温柔、时而凌厉、时而愤慨把握的紧紧有条,我曾搜了几集台湾版的来看,我觉得台湾版的比央视版的还要好,人物的性格和喜怒哀乐在他们的声音展示下变得栩栩如生,尤其是替兴宣大院君配音的配音演员,他把兴宣君的大气和政治立场,还有在与王妃较量时表现的那种气魄是无人能及,当然,魏晶琦也功劳不小,刚开始我一直觉得像魏晶琦这样的女配音演员只可以配一些韩剧、日剧、台剧、台剧、动漫等一系列日常情景片,等我听过她配的,我觉得我的认识太肤浅了,魏晶琦她竟然能把每一个时期的皇后展现出来,甚至没有一丝瑕疵,特别是第一集就可以看出她的配音功底,还是由李美妍扮演的青年皇后再跟美国大使交涉时,曾说过一句话:其实想要杀死我的人有何偿只有日本人呢?魏晶琦在配这句话时掌握得很好,她若无其事的配音,再配合人物的口型,简直是天衣无缝,把一个皇后在朝见外国大使时表现的风范和对自身即将遭到的祸端若无其事的以一种国母优雅的气质带过。

其实最令人震撼的一集莫过于皇后被刺杀于玉壶楼,在最后一集里,这一场景又再度重现,可惜的是,央视版的将这一幕给删了,有些遗憾,全集共有124集,时长50分钟。

最后一集的震撼之处不止在于皇后的惨死,还包括了皇后曾与公公的对话,这最令人难忘,这时镜头一切,马上跳到了兴宣君初次见闵慈英的场景,之后随着多次镜头切换,最终到了中年皇后出场了,以下的对话颇令人费解,但有合情合理

片段1—————–

兴宣君从自己儿子的寝宫走出,这时皇后回宫,见到公公后,带着一张严肃的脸行了个礼节,这时一直没开口的公公发话了

兴宣君:当初我使劲的钉上棺盖,就是要让你再也没办法复活,老天不长眼,竟然将500年的宗庙社稷交在一个妖妇的手上。呵呵…

一直不出声的皇后发话了:你一定不想承认吧,在市井忍气吞声就是想要拥抱这个国家,那时候的你是多么渴望胸怀天下。年迈的公公转过身来,皇后接着说:任谁也无法看出你心中兴宣君的天下。这时明成皇后也转过头来对视着自己的公公兴宣君。

沉默的一会儿的兴宣君开口道:一个小小卑贱的丫头,只配和父亲看守闵维重的坟墓,如何看清兴宣君的天下,我兴宣君所期盼的天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天下,如果你能用心体会一二,你就不会将国家糟蹋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闵慈英听到后,把自己这些年来受的委屈一一在公公面前倾吐:岂止是一二而已,一嫁进宫廷就受到冷落,在中宫殿独守空闺三年岁月,你能体会这种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不要说宫里的尚宫内人,甚至于挑水的下人都在背后耻笑我,我只有独自流下这辛酸血泪,到底该如何才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啊,我每天悉心打扮自己,站在回廊下聆听落叶的声音吗?想到辛酸处,不由得哽咽了,但还是努力控制情绪:不是的,我再仔细的偷窥公公的天下,看到重建景福宫,看到撤废书院,看到权门世道被击退,看着斥和洋夷的气势高涨,我偷窥着公公天下,你的天下我了若指掌…这时的兴宣君被自己儿媳身上的气势一下子镇住了,说不出话来,但皇后闵慈英还是接着说:公公你真是了不起,你真是无以复加的了不起,但是这样你就该满足了才对。

兴宣君从未被人这样顶撞,气恼的说出一句话来:你…你真是放肆。

闵慈英:父亲在市集里与无赖厮混过日子的时候胸中怀有天下大志,而我在得不到公婆与夫君疼爱被埋在宫中的黑暗处时在那儿怀抱天下。说完后,流着泪水离去。

公公呆滞的站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声凄凉的大笑后,说:我以为我只是养了一只贪婪的小野猫,原来是一只小老虎,呵哈……是啊,这真是势均力敌的一战,嗯,很好…,最后以狂笑结束片段。

画面又回到了明成皇后的遗骨下葬日,年迈的公公回想起曾经是儿媳和政敌的女人,如今只剩下了几具骸骨,百感交集,似乎又回到了明成皇后尚未遇害的前几天他和儿媳的最后一次谈话:

片段二———-兴宣君府邸,皇后与国丈的最后一次对谈

闵慈英:父亲,儿臣从来没有厌恶过父亲,也从来没有对父亲有过不恭顺的念头,娘家哥哥与母亲横死非命的时候,虽然都谣传是云岘宫所为,但我只能退后一步安慰自己。

兴宣君:了不起啊。

闵慈英:父亲,如果我说父亲经营国家的理念政策与儿臣不同,你会生气吧,儿臣很清楚父亲对于一个妇道人家干预政事有多不满意。

兴宣君职责她懂什么,但这时的皇后心里已经豁然开朗了,她决定将自己的心情全部告诉公公。

闵慈英:谁是谁非,以后历史自有公断。兴宣君:那是当然了。

闵慈英:儿臣心里一直很尊敬父亲,有谁比得上爱国爱民的心意呢?

兴宣君觉得这话太过了,赶紧接茬:你爱国爱民的心意也不亚于我。

皇后见时机已到,赶紧说:所以我们要先救国家,如果清日一旦开战,不管结果是谁输谁赢,下一步都一定想要并吞我们朝鲜的。

兴宣君:所以当初就不应该引来外国势力。

闵慈英:早就应该打开国门,接受外国文物,不然朝鲜也不至于落后日本了。在这方面闵慈英比我国的那位慈禧太后有见识多了,知道落后终将挨打的历史教训。

但兴宣君有疑虑:不先扶正国家腐败的内政,却要接受外国文物,国家迟早会灭亡的。

闵慈英厉声的说:父亲,我们要先击退日本,你要先入宫掌握政权,儿臣可以立刻退出,只要父亲与儿臣联手合作,怎么会无法料理区区一个井上呢。

兴宣君不相信的忘了儿媳一眼,说:可是一旦让我掌握政权,我绝不会轻易交出,这一次不只是将你钉在空棺材里,而是将你深埋在地底,这样你也愿意吗?

闵慈英坚定的说:只要能击退日本。

兴宣君:我有信心。

闵慈英:儿臣当然相信你,父亲。

兴宣君这时一个长辈温和的口气说:你跟我的政策不一样吗?我们不是在家里面为了家事斗争,看到儿媳那张诚恳并且已经没有任何戒备之心的眼神后,说:是啊,这不是家里的争斗,如果是家里的争斗,我跟你都没有理由这么做。

闵慈英:父亲,在儿臣眼中你是天啊。

兴宣君望了儿媳一眼,只听儿媳这么说:父亲没必要跟皇上比,你比天高。

这时镜头再次切换到了王妃入殓时,兴宣君看着正在写着儿媳谥号‘孝慈元圣正化合天明成太皇后’的儿子,回想着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镜头三————-高宗李熙的寝殿

兴宣君:皇上

高宗:是,父亲

兴宣君艰难的开口说:老父做错了。高宗感到讶异,明成皇后不解,兴宣君开口说:老父的固执害的国家即将走上灭亡的地步。说完这句话后兴宣君觉得全身无力。

高宗有些震惊的叫了声:父亲。

兴宣君:这一切都是…都是老父的错,国家才会走到这个地步。

闵慈英哽咽的说:父亲,鲁钝无知的是儿臣,儿臣怎么能体会父亲远大的想法呢?

兴宣君听到这话,赶紧说:不是,不是你的错,这绝对…绝对不是你的错。

闵慈英:不是的,父亲,宫中心胸狭隘的女人,怎么会看得清这广阔的世界呢?

兴宣君低着头,叫了声媳妇,并把手伸过去,而闵慈英也将自己的双手放在自己公公的手掌心,兴宣君赶紧把另一只手伸出,紧紧握住儿媳的手,又真切的叫了声媳妇儿,明成皇后啜泣的叫着:是,父亲,这个画面毫无做作的地方,曾经是势不两立、在政策上一直的政敌,如今在内外交困和自己即将遭到不幸时终于握手言和,而闵慈英见这么多年来终于在今天得到自己公公的认同和谅解,这些年来的委屈一扫而光,这比什么都让她开心,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来得太晚了。

这时镜头再次回到入殓时,兴宣君会想到在闵慈英死前,他们曾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家宴,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宴会上二人没有再开口,但是眼神中透露出对对方的怜惜、宽容、认同理解,所有人为这短暂的平静和安宁欣喜、祝福,而在二人的眼神里回想起当初跟外国大使和自身交涉时发生的一切,恍如就在昨天,这个宴会没有权利,没有战争,有的只是亲人之间对彼此深深的祝福,这一集最多就是镜头切换较多,不过因为是大结局,自然不会有太多不妥当之处。

镜头一切再度回到入殓处,这时兴宣君怀着沉重的步伐走出王妃寝室,之后只剩下高宗李熙一人,高宗看着棺椁,泪如雨下,说出这段话来:

镜头四————-王妃寝室

高宗:多亏了夫人,朝鲜3000里锦绣江山得以重回光明,可是只有夫人却还躺在黑暗里。说完这句话后,高宗抱着王妃的棺椁啜泣。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总是利于等待吧?高宗抬起头来,看见王妃就端坐在他面前,大喜,这时王妃开口说:皇上,臣妾为了能得到皇上的宠爱,一下子等了三年,可是臣妾的等待,又怎么比得上国家这500年来从清国的属邦脱离建立成独立自主的朝鲜啊,黑夜越是深沉,黎明就越是灿烂啊皇上,只要皇上永远怀念臣妾,那臣妾就没有死去而是活在皇上的心里,皇上,请不要忘记臣妾,如果皇上遗忘了臣妾,臣妾就将会永远埋葬在黑暗之中。

高宗动情的叫了声夫人,皇后笑着消失了,高宗承诺全国子民和他都不会忘记她,镜头一切到了皇后出殡一刻,举国哀痛,但是最哀恸的莫过于闵慈英的子女和夫君,兴宣君经此大变,心力交瘁,最终于明城被日本浪人弑杀三年后,也就是1898年2月病逝于自家府邸,享年79岁,死后与夫人纯穆大院妃合葬京畿道坡州云川面兴园。1907年8月24日,高宗为大院君上尊谥“兴宣献懿大院王”。

这时候镜头再逝世前,编剧以切镜头的方式展现了大院君的一生,高宗闻讯赶到,顿时觉得天昏地暗,没想到短短几年就夺走了他最爱、最亲的人,心情不言而喻。

这时镜头转到日本,一个浪子跟日本大使再谈韩国的事情,说道:兴宣君已死,朝鲜的又一棵大树倒下了,谈着谈着又谈起明成皇后,浪人对大使说:虽然这个女人是我们的猎物,但她也是一个可敬的敌人,跟她的公公一样。大使点头称是,这时候大使脑海里回想起明成皇后死前的场景:

镜头四—————–日本浪人弑杀王妃之地

当晚,一大批日本浪人来到皇后寝室,势要找出皇妃,最后在一个议事厅找到皇后和她的宫女们,浪人见到皇后穿着礼服,直面面对着他们,不由得胆寒。

皇后:来杀了我吧,浪人们被这样的阵势镇住了,纷纷拿着刀对视着皇后,但是身上冷汗直冒,只见皇后说:杀了我之后,朝鲜的血气会冲上天的,我之所以坐在这不藏身,原因就在这里,这个国家的君主皇上跟全国百姓不会忘记我的,我今天在这里流的血将永远不会干涸。

为首的一个浪人展现出野狼嗜血的凶相,举刀对准向皇后砍来,却停在半空中,这时闵慈英再度发话了:你们仔细看着我的脸吧,没错,我是朝鲜的国母,为首的浪人和在他身后的浪人吓得浑身发抖,但王妃无畏无惧的看着他们说:今天我的国家软弱无力,才会受到你们这样的侮辱,日后我们必定会达到兵强马壮,把今天的账算个清楚,我会把你们这些人的恶行恶状,永远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百姓又怎么会忘得掉你们的恶行呢。

为首的浪人一怒之下对准皇后砍来,一下子皇后头上的凤冠落下,额头缓缓的淌出鲜血,一个老尚宫哭喊着扑到皇后面前,为首的浪子被明成皇后流泪时露出的一丝冷笑吓到了,这时站在他身旁的一个浪人对准扑向皇后的老尚宫一下子砍下罪恶的一刀,老宫人顿时在皇后的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

当尚宫倒下时,为首的浪人对准王妃闵慈英心窝刺了一刀,王妃笑容慢慢地消失,最终皇后被浪人弑杀于玉壶楼,最后一集又点睛之效,从前面的青年皇后与大使交谈,到最后一集,阐述了明城一生,为何没有皇后照片留存,那是因为浪人弑杀王妃后,销毁了所有关于王妃的东西,包括她本人,以致于无法安葬她的遗体,多亏了一些臣子偷偷保留了几块皇后的遗骨,得以让皇后下葬,我们可以看到皇后下葬时棺木里放的是一个泥人,遗骨应该就藏在里面。

魏晶琦最妙的地方在于幼年和青年皇后时表现,在大结局时都略有展现,皇后丧子和在中宫殿独守空闺三年岁月时都表现的入木三分。

其中包括了老尚宫和王后第一次见面时尚宫有礼貌的请教皇后,问她懂谚文吗,魏晶琦的配音刚好展现了一个当入宫的小女孩的青涩与懵懂,她的回答是:孔孟之礼尚未了解透彻,不过已经懂的小学了,我的家里虽然不富裕,不过家父学识渊博,从小受到家父的教导,耳濡目染也也稍懂诗书,尚宫赶紧给娘娘纠正,说她只要说稍微了解就可以了,闵慈英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这儿魏晶琦的配音我觉得刚好展现出了当时入宫的皇后跟所有女孩一样,是那么的单纯和善良,心无杂念。

以下的依然还是年轻时的洪尚宫和还是幼年的皇后对话,她问洪尚宫说她漂亮吗,洪尚宫说她是既尊贵又美丽,皇后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了,说:听说男人都喜欢女人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照了照镜子后,把镜盒盖上,洪尚宫哭着说娘娘,皇后问她:该怎么做才能得到皇上的宠爱,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公公的关爱,我认真想过思考过,可我却找不到答案。

镜头切换一下就是高宗的回忆,他想到了父亲拿着山参来见他,并告诉他要辞官一事,洗刷他受皇后流产的冤屈,之后就是皇后再度生子,但因为孩子没有肛门,即将奄奄一息,精神要崩溃的皇后来到景福宫庆会楼那儿,哭着祈求老天爷,说:请救救孩子,臣妾好不容易才得到自己公公的关爱,你带走元子,让臣妾怎么活下去呢,这么一来,皇上再也不会来找臣妾了,这样臣妾也不想活了,请你带臣妾走吧,忽然悲从中来的她倒在地上,泣诉着:你干脆要我迁移一座山将北岳铲平,将所有的泥土移往仁王山去,臣妾就算做1000年,也会完成你赋予的任务,要不然你让我和汉江的水,就算喝个1000年我也愿意,就算泰山臣妾也能迁移,要臣妾将世上所有的江水通通喝掉,要臣妾将天下所有的山全部铲平迁移,臣妾都愿意做。听到这,我想不止是剧中的尚宫、高宗、内侍为皇后哭泣,就连电视机前的观众也会为她落泪,皇后说了最后一句话:只求你救救元子,求求你。

这一幕都展现了一个明成皇后柔情似水的一面,女政治家并不都是凶残的,他们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当然慈禧除外,她是一个为权而生的怪物,自然不能与闵慈英相提并论。

明成皇后由文根英、李美妍、崔明吉三人分饰扮演,此剧引进后风评很好,但是也招来一些非议,史学家们觉得剧中过分美化明城,丑化兴宣大院君,甚至于把袁世凯说成不请自来的侵略者,而且比较罔顾史实,不过嘛这一出戏最好的一点就是不会出现什么穿帮镜头,而且剧中拍摄地景福宫是朝鲜王朝时期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在帝王居住地拍摄既合情合理又不会有何不妥,因此,这出剧的确是一处不错的历史剧。

不过嘛,好的历史剧自然少不了幕后功臣,如果没有台湾配音演员,这出剧我们也无法看得那么精彩,央视说台湾配音不好,我想问一下,如果不好为什么韩国当时提供给央视的是台湾配音,不让央视自己配,可见,台湾配音是得到了韩国的认同的,至于配音嘛,确实,有些地方有点绕口,不过不损害剧情,因此是可以坚持听下去的,当时为什么会更换配音我想这个理由只有央视知道。

最后一幕是高宗和自己的儿子儿媳妇儿在庆会楼那儿一起照相,恍惚中好像看到了所有人又聚在一起,父母、大哥还有妻子,之后就会出现一个结束的字幕,既有韩剧常见的剧情,又符合当时高宗心境,片尾曲是若我离去,既符合剧情,有唱出了明城皇后的心声,可谓妙笔之作。

当然我们也得感谢编剧和导演,正是因为他们的拍摄才有如此棒的韩剧,这部韩剧也改变了我们对韩剧的看法,明成皇后到此结束了,这部剧完美落幕了,但是它对朝鲜人是终身难忘,毕竟她是一个奇女子,虽然剧中有很多不实之处,不过我想观众应该觉得这就是当时的明城,虽然朝鲜帝国消失了,取之而来是大韩民国,不过这一段历史是所有朝鲜人难以磨灭的,如今朝鲜以影视剧的表达方式,像这位铁一般的女子表示了敬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