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风特攻队,外表Sven有礼实则不知廉耻

日本这个民族真的是不可原谅,不可同情,不可忽视的国家,2015年5月14日,东京,日本民众在首相官邸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安倍政府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竟然敢申遗,你怎么不把你们av产业也申遗呀!

据悉,针对2015年世界记忆遗产的申请,日本国内总计提出4个项目。但是,联合国对一个国家最多审查2个项目,因此,日本国内委员会实施了挑选工作,最终决定了两个项目:二战结束后被扣留在西伯利亚的日本人的日记“生还回舞鹤
―1945~1956
西伯利亚被拘日本人的归国记录”、京都市东寺内传承1千多年、约2万5千卷的《东寺百合文书》。(原标题:日本为二战“神风特攻队”遗书申遗被否)

这些国家,好比来了两个强奸犯对你东南亚各国施暴,第一个是野兽,是SM,然后第二个也是野兽也是SM,后来他体力不支,换了另一种方式,叫情趣玩法。然后这些就感觉没有那么疼了,开始爽了,开始嗨起来了,开始自由的飞翔了,啊呸!这种打着和平的的旗号干着为军国主义摇旗呐喊招魂引灵的事,简直令人发指。用“神风特攻”这件悲情主义色彩的事件,试图混淆视听,逃避战争责任,真是不可原谅。

图片 1

13日,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知览会馆”馆长兼南九州世界记忆遗产推进室室长上野胜郎、“知览会馆”管理主任桑代睦雄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再次说明他们“申遗”行动是为了“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不过,他们并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效果,因为现场记者强烈质疑日方申遗动机。

据悉,该和平会馆收藏了约1.4万件“神风特攻队”的资料,仅遗书、信件、日记、笔记等纸类资料就有3764件。该市精心挑选了333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其中包括为了让自家孩子早日读懂而用片假名书写的遗书、向恋人和母亲书写的信件及日记等。

“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人们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而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的历史。”新闻发布会一开始,霜出这样辩解说。

南九州市还邀请加拿大的翻译家将申请文件翻译为英文,并由擅长英语的会馆职员和解说部门认真详查。在12日的记者会上,媒体提到向国外宣传这一申遗项目很有难度时,市长霜出勘平表示,即使这样他们仍计划2年后继续申请。

二战前现在东南亚国家除泰国以外全是欧美国家殖民地,因此,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过程中发动的“太平洋战争”在侵略奴役东南亚各国的同时也严重冲击了欧美的殖民体系,而且随着战争形势的扭转,日本在各个战场开始收缩防御准备对付盟军的反攻。为了得到东南亚人民更有力的支持,日本当局改变策略,在所谓的空头支票上加些重量筹码——1945年3月,日军推翻了印度支那的法国殖民当局,宣布越南、寮国、高棉三国“独立”。同时扩大东印度群岛、马来亚的自治权,允许成立“印尼独立筹备委员会”。在日本投降前夕,印尼获得独立。

针对该项申请,中国和韩国都发出了批判的声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在2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所谓“神风特攻队”申遗,意在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其实质是挑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这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维护世界和平的宗旨背道而驰,必将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日本“神风特攻队”申遗,外表彬彬有礼实则不知廉耻!

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的知览和平会馆12日晚举行记者会,市长霜出勘平称:“非常遗憾,可能是由于我们的能力不足。”

众所周知,“神风特攻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真他妈恶心的化身。一个外表规规矩矩讲礼仪的国家,内心却是装了这么一个垃圾东西。看看德国是怎么如何成为国际大国的!日本民族自卑心强烈的作祟下,驱使着日本做这些勾当令人不禁恶心,这个民族就是应该多投几个核子弹才能安分的民族。

神风特攻队”19岁队员写给母亲的遗书,上书“我将笑着出征”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大约1.4万份“神风”特攻队员遗物。但引起多国强烈反感的是,这家“和平会馆”连续两年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等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日本为二战“神风特攻队”遗书申遗被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