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官网登录首页】滑铁卢战役为何惨败,哥本哈根

1823年,当拿破仑的座骑马「伦哥」被当作战利品,在英国首都伦敦备受羞辱地示众游行时,另一匹在滑铁卢战役中,以得胜者的姿态出现的战马,不仅在它的主人威灵顿公爵的光环下备受爱戴,更受到当时巴黎仕女们的青睐。

滑铁卢战役,1815年6月18日,由法军对反法联军在比利时小镇滑铁卢进行的决战。战役结局是反法联军获得了决定性胜利。这次战役结束了拿破…

这群生活在上层社会的夫人小姐们,迷恋战争英雄威灵顿公爵的程度,不亚于现代年轻女性或大妈们迷恋偶像剧男主角的气势。她们争相排队使尽浑身魅力,相约威灵顿公爵骑乘他的战马,以凸显她们珠光宝气的媚态下,还有不为人知的英雄气概。

滑铁卢战役,1815年6月18日,由法军对反法联军在比利时小镇滑铁卢进行的决战。战役结局是反法联军获得了决定性胜利。这次战役结束了拿破仑帝国。此战役也是拿破仑一世的最后一战。拿破仑战败后被放逐至圣赫勒拿岛,自此退出历史舞台。

威灵顿公爵面对这一群随着战争胜利而自动送上门来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当然不会拒绝。不过,对于「哥本哈根」(Copenhagen)而言,这匹在战场上历经炮火与刀枪的栗色马,这些突如其来的活动,大概只是徒增的骚扰而已。

滑铁卢战役背景

根据记载,「哥本哈根」本来是一匹脾气相当不好的马。据说当它移居威灵顿公爵马厩的第一天,就踢了不少想要接近它的人。此外,在滑铁卢战役中,「哥本哈根」虽然载着威灵顿公爵历经17个小时都没休息,但在战争结束后,威灵顿公爵为了奖励这匹战马,在安抚拍击它的颈部时,「哥本哈根」却突然抬起前肢朝着威灵顿公爵的头部踢去,所幸公爵机警地躲了开来,并未造成任何伤害。因此,当这些巴黎仕女们在骑乘「哥本哈根」时,威灵顿公爵坚持一定随侍在侧。

欧洲第七次反法联盟对法战争期间,1815年6月18日,英普联军与法军在布鲁塞尔以南滑铁卢的决定性会战。1815年3月,拿破仑一世由厄尔巴岛返回法国,迅速聚集旧部,进军巴黎,重新称帝,并立即组建军队。反法联盟计划调集70万大军,分路进攻法国。

「哥本哈根」(Copenhagen)的名字来自英国在哥本哈根第二次战役的得胜。「哥本哈根」是知名的赛马日蚀的后代,1808年出生,1836年死亡。在历经两个主人后,最后为第三个主人威灵顿公爵所拥有,一直到老死。

最早集中的英荷联军和普军首先进驻比利时。拿破仑一世为各个击破敌军,于6月15日率军约12万人进入比利时。16日,进行利尼会战,打败布吕歇尔统率的普军,并随即派兵3.3万人进行追击。18日,威灵顿公爵率英、荷、比利时和汉诺威联军在滑铁卢附近占领阵地,阻击法军。拿破仑一世于上午11时以优势兵力率先发起进攻,佯攻联军右翼,主力猛攻联军左翼,但遭到联军顽强抵抗,被迫逐次投入兵力。

「哥本哈根」拥有纯种马和阿拉伯马的血统,因此,卓越的血液给了「哥本哈根」特殊的耐力与毅力。这匹15掌稍高,后肢均着白袜的栗色马,曾在英国短暂地参加过几场赛事。在它的12场比赛当中,赢过2场,且有9场至少是排名第三。在成为威灵顿公爵的座骑后,「哥本哈根」就跟着主人一起打猎,并且上过无数的沙场。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1

「哥本哈根」拥有结实的骨架子,但是背部欠佳,此外还有个怪僻:喜欢躺着吃东西。大多数的马都是站着吃东西,而几乎所有的骑手都会告诉你,假如一匹马躺下来吃东西,通常是严重的疾病或受伤的迹象。刚开始,威灵顿公爵的马伕担心他们的主人用高价却买到了一匹生病的马,但经过彻底检查后,他们发现「哥本哈根」不但很健康,而且舒服地躺着吃东西表明了它是一匹天生充满自信的马。这匹性情古怪的马被威灵顿公爵宠爱着,公爵对「哥本哈根」的信任与喜爱,从非常多战役中只以「哥本哈根」为坐骑,以及骑着「哥本哈根」参加各场胜利游行及仪式可见一斑。

由于拿破仑一世对联军的作战能力估计不足,未能突破联军左翼,又把主要突击方向转向敌军中部,多次组织正面突击,并逐次投入预备队,未有明显进展。在此期间,法军骑兵虽曾两次突入英军阵地,但因缺乏步兵支援而被击退。傍晚,布吕歇尔率普军赶到战场,联军兵力转为优势,并立即开始反击。拿破仑一世这时已无后备兵力,预定的援军未能赶到。

「哥本哈根」退役之后,一直在威灵顿公爵的宅邸养老。传说「哥本哈根」是因为太喜欢吃海绵蛋糕以及巧克力奶油等甜食而过世的,但这无稽之谈对于一匹享年28岁的马来讲,不攻自破。

法军难以抵御,从而全线崩溃,拿破仑一世逃离战场。在这次会战中,法军伤亡约3万人,被俘数千人;联军伤亡2万人左右。法军战败后,“百日王朝”覆灭。拿破仑一世于6月22日宣布退位,被流放到大西洋上的圣赫勒拿岛。这场战役表明:拿破仑一世对敌情侦察不够,临战前分散兵力,初战不利便改变决心,指挥不果断。威灵顿在进行会战决策、选择阵地、组织防御和协调联军作战方面显示了统帅才能

最早「哥本哈根」是葬在公爵宅邸里,以小栅栏围住的一丛榆树附近。日前在其坟茔所看见的树龄169年的大橡树,是一个过去服侍过威灵顿公爵的年老管家,在「哥本哈根」过世7年后所种的。而现有的墓碑,也是在威灵顿公爵死后,由他的儿子安置的。

1815年2月26日夜,拿破仑率领1050名官兵,分别乘6艘小船,于3月1日抵达法国南岸儒昂湾。拿破仑感慨万端,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士兵们,我们并未失败!我时刻在倾听着你们的声音,为我们的今天,我历经重重艰辛!现在,此时此刻,我终于又回到了你们中间。来吧!让我们并肩战斗!胜利属于你们!荣誉属于你们!高举起大鹰旗帜,去推翻波旁王朝,争取我们的自由和幸福吧!”士兵们在拿破仑的鼓舞下,进军巴黎。沿途所到,不少人欢呼雀跃。波旁王朝派出的阻击部队,因多是拿破仑旧部,所以纷纷归附。3月12日,拿破仑顺利进入巴黎,此时部队已发展到1.5万人。路易十八仓皇逃出巴黎。3月19日,拿破仑重登皇位。

「哥本哈根」的丧礼在清晨时以高规格的陆军仪式进行,威灵顿公爵亲自参加。丧礼进行时,威灵顿公爵发现「哥本哈根」的一个马蹄不见了,据猜测,大概是有人割去当纪念品了。几年后,被偷去的那只马蹄被一位农夫赎回,然后还给了威灵顿公爵。数年后,有个仆人向威灵顿公爵的儿子坦承,是他偷走了「哥本哈根」的马蹄。那个仆人说,当时在下面服侍的人,都没想到公爵还会为了那匹马的尸体伤透脑筋。这个被归还的马蹄后来被威灵顿公爵的儿子做成了一个墨水台。

正在开会的反法联盟各国停止争吵,拟定了滑铁卢战役的临时宣言,称拿破仑是世界和平的扰乱者和敌人,他“不受法律保护”。3月25
日,英、俄、普、奥、荷、比等国结成的第七次反法联盟,集结重兵70万准备进攻巴黎:巴克雷指挥17万俄军和25万奥军集结在莱茵河方面,向洛林和阿尔萨斯推进;弗里蒙指挥奥——6万撒丁联军集结于法意边境,随时向法进军;布吕歇尔元帅率12万普军、300门大炮在沙罗瓦和列日之间集结;威灵顿将军指挥由英、德、荷、比人组成的混合部队约10万人、200门大炮,驻扎在布鲁塞尔和蒙斯之间。另外有30万人的预备队。

美国的一间博物馆曾写信要求威灵顿公爵,让「哥本哈根」的骨架移樽曾经,以便跟拿破仑的座骑马伦哥的骨架一起展示在博物馆内,但公爵拒绝了这项要求。不过,当时有人要求将「哥本哈根」的鬃毛放进他的珠宝设计里,公爵乐意的应允了。

拿破仑也集结18万人应战,他希望6月底能有50万人上阵。遗憾的是,过去参与滑铁卢战役的老将不愿再为他效力,这对法军非常不利。

如同「哥本哈根」的墓碑上所刻的铭言:经过上帝充满意义雕塑而成的谦卑工具,应在那些荣耀的日子里同享荣耀。当我们在伦敦的海德公园一角,看见尊荣一生的「哥本哈根」与威灵顿公爵的铜雕时,不禁也为另一匹伟大的战马马伦哥感慨不已。

滑铁卢战役过程

拿破仑认真分析了强大的对手,决定以攻为守。先集中主要兵力对付比利时方面的联军,对莱茵河、意大利方面的联军只派少量兵力牵制。同时趁联军尚未会齐,率先打败威灵顿和布吕歇尔。6月15日凌晨3时,他的先头部队进入比利时。16日在林尼将普军击败,这一击厉害却不致命。未被消灭的普军向布鲁塞尔撤退。这里,拿破仑犯了整个一生中最大的灾难性的战略错误,这一错误最终导致他的垮台。虽然他认识到布吕歇尔的军队已被击败并正向莱茵河撤退,但他仍然单纯为了侦察敌情而派出了三万三千人和九十六门火炮,几乎占其可动用兵力的三分之一,尽管他是十分勉强地派出这支兵力的。其实,一个骑兵军再配属一个步兵师是完全可以完成这项任务的。拿破仑随即动身前往卡特尔布拉斯,从此,他再也没有见到过不幸的格鲁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