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役评述来告诉你答案,鲍德温二世

哈布会战

建立两大骑士团

这场哈布会战有很多值得探讨之处。十字军在此战中首次采用了比安条克、阿斯卡隆、拉姆拉等会战中那种“前排安置步兵,后排骑兵支援”更为复杂得多的阵型。鲍德温作为埃德萨伯爵期间曾多次与突厥人交战,而在他加冕为国王之后,这些经验也终于开花结果。突厥人也学到了不少,他们不再完全依赖弓箭,而开始勇敢地使用刀剑、骑枪进行冲锋。他们意识到,装备着弓箭的法兰克步兵的威胁甚至比骑士还要大,因此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花费在清扫敌军步兵。而且由于突厥人已经认清马弓在威力上要弱于步兵使用的手弩,他们也没有像先前那样试图用弓箭射杀步兵,而是直接手持着骑枪进行冲锋。不过他们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成功,显然也要得益于鲍德温错误地将三个中队的骑士安排在了中央步兵部队的前方,而不是后方。

1129年11月,鲍德温二世率领大军进攻大马士革,维齐尔布里率领大马士革人迎战,经过一段相持,穆斯林军队因为消灭了十字军的一支征粮队而欢庆起来,鲍德温二世趁机进攻。但忽然天降大雨,十字军陷入泥泞中,被迫撤退,耶路撒冷丧失了一次占领大马士革的良机。

我们并不想撰写一部耶路撒冷王国的历史或者战史,而只希望说明十字军时代的战术特点,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对法兰克人与穆斯林之间那些数不胜数的大小战斗详加记载,只需介绍一些展示出了重要战术细节的战例。总体而言,在多里莱乌姆、安条克、哈伦克、阿斯卡隆、拉姆拉以及贾法等战场上所看到的那些有趣情况,在12世纪的作战中依然会反复出现。

1119年,安条克的罗杰率军进攻阿勒颇的突厥领地,在阿塔勒布附近被迪亚巴克尔的埃米尔艾尔·加齐大败。在这壹次战役中,法兰克人的军队全军覆没,大批十字军战死或被俘,罗杰本人被杀,北方陷入危机。这场战役可谓残酷之极,战场断壁残垣、血流成河不说,所有的十字军俘虏都被送往阿勒颇市区游街示众,他们中间,被活活打死的不在少数。法兰克人后来称这个地方为”Ager
Sanguinis”,即为浴血之地(Field of
Blood)的意思,这场战役也被称为”血地之战”。

一幅作于19世纪的鲍德温二世画像。在哈布会战中,虽然当天双方在战场上平分秋色,但鲍德温还是成功阻止了对方的进一步入侵

恢复势力平衡

并不知晓这一灾难的鲍德温始终坚守着战场,直到夜幕降临后才退回哈布。第二天清晨,他又回到战场埋葬了己方阵亡者并搜刮了敌军的尸体。由于此时突厥人已经彻底不见踪影,他也获得了宣称自己获胜的正当理由。实际上讲,这场会战只能算是平局,但由于敌军此后便不再继续进犯安条克,十字军也算是达到了会战目的。双方的损失都很惨重,鲍德温有100名骑士和700名步兵阵亡,另外还有更多士兵在被击溃之后数日都没有返回。突厥一方也损失了2000人到3000人。

鲍德温是雷泰尔伯爵于格(Hugues te de Rethel)和蒙特赫里的居伊一世(Gui
Ier de
Montlhéry)之女梅利桑德(Melisende)之子。他有两个弟弟Gervase和Manasses,两个妹妹Matilda和Hodierna。他是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一世的堂弟。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1

鲍德温开始考虑王位的继承问题。他没有儿子,只有4个女儿,其中,艾丽丝嫁给了波希蒙德二世。他向法国国王路易六世(Louis
VI le
Gros)发去使节,为他的女儿梅丽森德(Melisende)在法国贵族中寻找一个丈夫,作为王位继承人。路易国王选择了安茹伯爵富尔克五世(Fulk
V, Count of Anjou),使节接受了这个提议。1129年,富尔克到达了东方。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2

战败和被俘

综述

然而,他刚即位,埃及和大马士革就联合起来发动了对耶路撒冷的进攻,鲍德温二世立即起兵迎敌。经过一个夏天的僵持,穆斯林撤退了。

二者的唯一区别在于鲍德温拥有大约两千或三千名步兵,并将他们部署在了第一线的骑兵背后,而利奥笔下则是一个没有任何步兵支援的纯骑兵师。鲍德温的骑兵总共分为九个中队,每队80人,三队位于第一线,三队位于第二线,左右两翼各一队,最后一队位于后方。艾尔加齐和托克塔金似乎希望能够在破晓时分奇袭法兰克人,但当太阳升起之后,他们却发现鲍德温规模不大的军队正在以整齐的战斗序列前进,异教徒们所发出的呐喊和鼓噪声也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艾尔加齐因此决定转而采用普通的突厥战术,以新月队形前进,试图包抄基督徒两翼。他本人率领美索不达米亚人位于右翼,托克塔金则率领着大马士革和埃米萨部队位于左翼。突厥人非常清楚,基督徒对自己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步骑协同,因此艾尔加齐决定尽可能压倒对方的第一线部队,并计划对鲍德温集中了所有步兵的中央进行一次猛烈攻击。十字军的步兵及其前方的三个骑兵中队遭到了非常凶猛的进攻,骑士们被逐退到了步兵面前,而后者也遭到了攻击。突厥人没有使用弓箭,而是手持长矛、刀剑英勇冲锋。在骑士们被逐退后,法兰克步兵根本无法抵挡美索不达米亚人的冲锋。法兰克步兵装备的远程武器是为了对抗突厥弓箭而准备的,无法应付白刃作战。他们虽然英勇战斗,但还是逐渐陷入混乱,损失惨重。

鲍德温于当年的8月回到安条克,他的赎金是80000第纳尔加几座阿勒颇附近的堡垒。虽然突厥人握有人质,但愤怒的国王还是立即撕毁了双方的停战协议,10月,他联合叙利亚的阿拉伯人进攻巴拉克的儿子蒂姆达希的阿勒颇。摩苏尔的突厥首领伊尔·布素齐(Il-Bursuqi)赶来营救阿勒颇,打退了法兰克-阿拉伯联军。

十字军究竟是如何作战的?本文选出了具有代表性的十字军典型胜仗,即1119年的哈布会战(The
Battle of
Hab)。以这场战斗作为切入点,在评述战役的同时,也简析十字军的战术。

鲍德温和的黎波里的庞斯立即前往救援,8月14日,他们将突厥人阻挡在特勒达尼特(Tel-Danith)。鲍德温同时兼任安条克摄政,他在稳定住北方后,于圣诞期间回到耶路撒冷。十字军在北方虽然暂时重新控制了局势,但危险并未解除。

与此同时,双方在两翼的战况却平分秋色。艾尔加齐在右翼率军对的黎波里伯爵发动进攻,将后者击退并驱赶着敌军后退,迫使其与鲍德温的第二线搅在了一起。而在左翼,罗伯特·福尔考伊和安条克人却凭借英勇的冲锋将大马士革人彻底击溃,导致对手在混乱中溃逃。倘若罗伯特能够毫不迟疑地从侧翼向敌军中央发动冲锋,那么他便很可能直接赢下会战。可由于此时他尚不知晓泽尔达纳已经陷落,一心收复领地的罗伯特根本没有如此考虑,而是在追击了大马士革人一段距离后便脱离了会战,向泽尔达纳疾驰而去,他本人及其手下部队也没有继续参与到剩余的交战之中。

1130年,安条克的波希蒙德二世去世,博杜安前去安条克调解各派的冲突,成功的避免了内争。然而,到1131年,他的健康恶化了。鲍德温二世死于8月21日,这位国王使耶路撒冷王国的版图再度扩大,一直到达今天黎巴嫩的中部。临终前他将王冠交给了女儿和女婿。他死后3周,富尔克与梅丽森德正式加冕为王。耶路撒冷进入国王富尔克
(Fulk of Jerusalem,1131~1143在位)与梅丽森德女王(Melisende of
Jerusalem,1131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1148在位)联合执政时期。

哈布会战(1119年8月19日)

富尔克除了岁数大了些以外,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他的儿子如果伏瓦·普朗塔热内(Geoffroy
Plantagenêt),刚娶了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的次女、诺曼底和英格兰的合法继承人马蒂尔达皇后,二人的儿子就是后来开创金雀花王朝盛世的英王亨利二世。

在会战当天破晓时分,鲍德温在经由哈布前往泽尔达纳途中将军队排成了比以往十字军所采用者更加复杂一些的阵型。其第一线由三个分队组成,每个分队中的骑兵都拥有步兵支援,二者可以互相掩护。在第一线背后的中央,鲍德温亲自率领着麾下家臣,并将后者组成了三个分队。他们右侧是的黎波里伯爵及其家臣,左翼则是泽尔达纳的领主罗伯特·福尔考伊(Robert
Fulcoy,Lord of
Zerdana)以及安条克的诸位男爵和骑士。如果我们的主要资料来源——安条克大臣戈蒂埃(Gautier,the
Chancellor of
Antioch)所言不虚,那么还有另外一支安条克分队受命担任后卫。庞斯和罗伯特的骑兵并没有被部署在与第一线平行的位置,而是位于其后方一段距离,以便对付敌军可能的迂回行动,而倘若敌军的压力主要集中于中央,国王也可以从后方对第一线进行支援。无论是事出偶然还是故意为之,这一阵型与拜占庭皇帝“智者”利奥在讲述如何对付穆斯林时所提出的阵型极为相似。如果我们将哈布会战的阵型图与第四卷第二张中的示意图对照来看,这一点就会更为明显。

这样,鲍德温几乎每年往返于南北方之间,抵抗穆斯林的进攻。1123年,他在埃德萨附近一次与突厥首领巴拉克的战斗中与乔瑟林一起被俘,经过了一番逃跑和濒死的传奇经历,直到1124年6月才被赎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