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官网登录首页日本杀手佐佐木小次郎,宫本武藏简要介绍

轶事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1
宫本武藏,日本战国末期至江户时代初期的剑术家、兵法家、艺术家。因与佐佐木小次郎决战而一举成名。晚年出仕于细川家。留有剑术书《兵道镜》,兵法理论着作《五轮书》、《五方之太刀道序》、《兵法三十五固条》。现代日本对他的传说颇多。
生平简介
天正十二年出生于日本冈山县英田郡大原町宫本。小时候跟从父亲新免无二之助一提真学习当理流兵法。在《五轮书》中,自述在十三岁初次决斗战胜了新当流的有马喜兵卫,十六岁击败但马国刚强的兵法家秋山,二十一岁赴京都,与来自各国的兵法家交手,从十三岁到二十九岁,决斗六十余次,没有一次失手。剑术以外还是手里剑和体术等多种多样武术的高手,二十来岁已经开创一派号称圆明一流;庆长十年写下剑术书《兵道镜》。宽永年间(1624年~1644年)完成二刀的兵法,号称二天一流。武藏的决斗事迹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岩流岛决斗,也就是在庆长年间在长门国(今本州山口县下关市)的舟岛(浮在关门海峡上的岩流岛),与岩流的兵法家佐佐木小次郎对决的故事。大部份人认为宫本武藏在这次决斗中战胜了佐佐木小次郎,但实际上决斗的经过、胜败、甚至宫本武藏的对手到底叫什么名字,不同资料的记载亦有不同,仍然有待查证。此外,亦有传当时佐佐木小次郎被宫本武藏击晕而放在船上,后由德川家康暗中杀死。
宫本武藏在日本的影响
宫本武藏在日本的影响相当大,以致有真田的枪、宫本的刀的说法。他自称:余自幼钻研剑法,遍游各地,遇各派剑客,比试六十余次,不曾失利。日本是一个崇尚武力、崇尚刀剑的民族,明朝尽管与日本朝野都发生了摩擦,还是大量地从日本进口刀剑,从商业的角度上说,日本的刀剑相当于中国鸦片战争前丝绸、茶叶,在对外贸易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至今仍保存在日本的草剃剑,被日本人尊为国宝,此类的国宝在日本还有许多,在日本不但有文物价值,而且被当成神物或圣物来供奉,《日本书纪》里还记载了草剃剑显灵的故事。日本历代天皇即位时作为信物的三件宝物中,也有天丛云剑——当然,正如《菊与刀》作者鲁恩本尼迪克特所说,此剑原物已经在一次动乱中沉到了海底,现在王室所用的只是仿制品。直到明治时期,刀剑还被认为是武士身体的一部分,新渡户稻造《武士道》一书中说,哪怕是无意间跨过对方的刀,也被视作是对主人的极大不敬与侮辱。电视剧《利家与松》中,织田信长无意中将佐佐成政献的宝刀转赠给了他人,佐佐成政就相当地失意与惊慌。
战国末期无疑是一个剑客辈出的时代,当时有名的剑客有柳生宗严、丸目长惠、伊藤一刀斋、东乡重位等。甚至连室町幕府的将军足利义辉,也是有名的剑豪将军。宫本武藏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
关于宫本武藏的文学作品较好的有《日本剑侠宫本武藏》、《宫本武藏》等。
疑点 到底迟到了没有?
武藏过世四年后,其养子宫本伊织所建立的「小仓碑文」中,没有武藏迟到这个事实。四十五年后,「严流岛决斗」见证人沼田家所纪录的《沼田家记》中之〈船岛决斗见闻录〉,也没有武藏迟到这种说法。六十九年后,取材自武藏的第三代弟子口述所纪录下的《武艺小传》,更没有武藏迟到之类的记述。那么,武藏到底是何时才开始迟到的?原来是在一百一十年后的《二天记》中,武藏才「开始」迟到的。过世后一百一十年才「开始」迟到,这,合理吗?
木剑是否是渡海时在船内用小刀削成的?
武藏的船只是从下关港出发,而下关港离船岛仅有两公里左右,就算是当天风大浪高,也不可能会超过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内,有办法用小刀将船桨削成一把木剑吗?何况,武藏当天所持的木剑,长达一百二十六公分。
武藏的迟到原由 1使对方心智混沌,无力作出合理判断。
2为了避免支持他的家臣派船送往比武之处,与由藩主送船前往的佐佐木小次郎对峙,造成君臣不合,激化矛盾的后果。
3为了等待涨潮的时机,以便战胜后能尽快走水路离开,以躲开佐佐木的伏兵。
4有足够的时间磨好木剑,木剑吸水十分沉重,长有四尺有余,比佐佐木的长光更长一尺,而长光本身已经超过武士刀的规范长度,所以武藏才会使用更长的木剑。

佐佐木小次郎,岩流小次郎者,越前守坂庄净教寺村人,文禄四年(一五九五)生。曾学剑于中条流钟卷自斋通家.
中条流是有史可查的日本最为古老的剑术流派,
由中条兵库头长秀(?–1348)创建.而钟卷自斋通家,连有着一刀流鼻祖之称的伊东一刀斋也是其门下众弟子之一。且自创了钟卷流,可谓已达剑圣之境,可为何在历史上的名声反不如两位弟子:“小次郎和一刀斋”(传说是钟卷自斋因不满弟子伊藤一刀斋的懈怠而约其比试,反而败在对方剑下,从此销声匿迹)。但可以知道的是他的剑术师富田势源是承中条流中的富田流一脉,而富田流所擅长者,乃使用小太刀的技巧。

与出身于并不富裕的家庭的武藏相比,小次郎则是在拥护和赞扬的光环的环绕中成长起来的。但是,跟那些平庸的纨绔子弟不同,小次郎绝对是一个剑术奇材。跟随钟卷自斋学习过富田流的小太刀技法时,钟卷为了活用小太刀技法而让小次郎使用大太刀,久而久之小次郎的大刀技法变得越来越纯熟。小次郎的师传爱刀“物干焯”便是长达三尺二寸的长刀,而小次郎的绝技”燕返”,更是能够将长刀之利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招式。可是,即使是这样的小次郎,新免武藏约战佐佐木小次郎于小仓舟岛(即是的下关市岩流岛).此战之结局已是家喻户晓。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2

在岩流岛一役中,且看武藏之做法:约定午前八时决斗,出于对对手的尊重,小次郎早早到了现场。而武藏却偏偏要迟到,规则规定如果午前十点对手未到就作弃权论。武藏九点多还未到,可以想象,这时的小次郎等得既焦急,又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以为要不战而胜了。但九点三十分,武藏突然出现,并携带着特意制作了一把木刀,刀的长度是四尺二寸,比小次郎的”物干焯”长了整整一尺。此时的小次郎自然已无镇定的心态对敌了.扔出刀鞘便向武藏砍去,武藏对小次郎说道:“你把刀鞘都扔掉了,还怎么赢我?”
但小次郎已无心听武藏说教,仍然执意和武藏比试,小次郎又焦虑又愤怒,最后小次郎无法发挥自刀长的优势,甚至连”燕返”都没有使出就败在了宫本武藏的剑下。只此以上两点,足以见武藏之狡诈,以心理战术破掉了小次郎止水境界,即所谓——兵者,诡道也。由此可见,如果说小次郎是一名天才剑术家,不如说宫本武藏是一个兵法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