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官网登录首页:汉世祖汉光武帝为什么满心纠缠,班定远的西域传说

原标题:西域送来十八个王子,光武帝刘秀为何满心纠结?

大家一定都还记得中学历史课本里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但“投笔从戎”之后的班超究竟做了什么,课本就没再说了。告诉你吧,班超老NB了,他后来官至西域都护,封定远侯。

公元45年,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王朝已整整二十年,一队浩荡的驼队载着一群隆准深目、衣着华丽的胡人来到东汉帝都洛阳。这些胡人来自遥远的西域,身份皆极为显赫,他们是西域十八个国家送到汉王朝做质子的王子。

何谓西域都护?用今天的话来说,相当于西域联合国军总司令。班超在西域大展汉帝国雄风,经常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召集汉帝国及其仆从国,粗暴干涉他国内政,说打谁就打谁,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被西域“保护者”——匈奴单于痛斥为“汉帝国及其走狗”……

西域十八国质子的到来让光武帝刘秀颇为纠结,因为,质子并非汉王朝要求西域诸国遣送,而是这些国家主动送来的。他们希望以质子表达归附之心,换取东汉王朝如同曾经的西汉王朝一般,向西域派驻军队,设立西域都护府,维持西域地区的秩序和安宁。

对不起,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写的是以下内容——

新莽末年,整个中原地区陷入了群雄逐鹿,各种武装力量相互攻伐拉锯的大混战之中。当光武帝刘秀在战火中脱颖而出,建立东汉王朝的时候,一度归附汉王朝的匈奴已重新独立于蒙古高原,时常与乌桓、鲜卑等民族联手袭扰汉边;中原王朝更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野心勃勃的莎车国企图乘此机会武力统一西域,不断向其他国家发动军事攻击。

东汉和帝永元十四年,夏末,一个孤独而清瘦的老头在洛阳繁华的街市上踽踽独行。无知的顽童指着他笑曰:“胡人!”老头蓦然停下脚步,神情迷惘而困顿。日本作家井上靖在其短篇小说《异域人》里这样写道:“三十年的异域生活使他变得更像一个老胡人。大漠的黄尘改变了他皮肤和眼睛的颜色,孤独的岁月夺去了他身上汉人固有的从容和稳重。”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1

井上靖笔下的“异域人”即是三十年前“投笔从戎”的班超。此时的他已是七十一岁的老者,回到京城洛阳十多天后便与世长辞。

作为开国皇帝,有着扫荡群雄、一统天下武功军威的光武帝刘秀似乎理应爽快答应西域诸国的请求,向西域派遣都护和军队,将汉王朝的势力扩张至整个西域,为子孙后代开创更为辽阔的基业。然而,刘秀思虑再三后,以“中国初定,北边未服”为由,婉拒了西域诸国的请求。于是,西域诸国不得不向匈奴臣服以寻求保护。

班超出生于一个史学世家,其父班彪以治史闻名;其兄班固更是着名史学作品《汉书》的作者;其妹班昭也富有才华,在班固去世后为其续作《汉书》。本身也从事文书工作的班超却发出感慨:“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在四十二岁时那年,班超投笔从戎,随东汉征讨匈奴的大军远赴西域。

刘秀这种偃武修文、不尚边功的选择实属无奈。根据《汉书.地理志》记载,西汉平帝元始二年(2年)的时候,西汉王朝的在籍人口总数为五千九百多万。经历了王莽代汉和新莽末年的大混战,到光武帝中元二年(57年),根据《续汉书.郡国志》刘昭注引伏无忌所记,东汉王朝的在籍人口仅有两千一百万。仅仅半个世纪,人口便减少了60%之多。尽管有学者认为,这与东汉建国之初,大量流散农民尚未登录户籍有关。但东汉初年,人口的剧烈减少却是不争的事实。

那一年,是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班超以假司马的身份西出玉门关,率领一支三十六人的使团出使西域。在鄯善国,班超奇袭匈奴使团,斩杀百余人,迫使鄯善王臣服汉王朝。班超此战成名,以后的三十年,他穷尽自己毕生的智慧与胆识,在叛服不定的西域诸国、强悍的北匈奴汗国,甚至西方强大的月氏国之间苦辛经营着逐渐没落的汉王朝对整个西域最后的管控权。终于,在汉和帝永元三年平定西域,东汉王朝得以复置西域都护府,班超官至都护。

在人口是第一生产力的古代社会,人口的多少关系到赋税的征收、兵役和徭役的征发,是国家国力最具说服力的指标。因为人口锐减、国力不足,更兼匈奴雄踞北方虎视眈眈,光武帝刘秀不得不主动放弃经营西域。

永元十四年,已是古稀之年的班超上书皇帝,请求回国。“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

为迅速恢复国力,从光武帝开始,东汉初年的几任帝王在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同时,都非常重视人口的保护和发展。

玉门关是汉武帝元鼎、元封年间设立。它不仅是汉代在河西地区的重要屯兵之所,丝绸之路往来商旅的驿站,更是古中国与西域交通的咽喉要道和重要关卡。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光武帝曾多次下诏释放奴婢,并规定凡虐待杀伤奴婢者皆处罪;同时释放囚犯,只要不是犯有死罪的,都可以免除刑罚,释放为庶民,甚至对一些犯有死罪但并非罪大恶极的,也减刑戍边;实行精兵简政,复原大量郡国兵和戍卒,让他们回归家庭和生产;并一再颁布赐爵诏命,对于流亡在外的流民,愿意重新定居入籍者,给予赐爵一级的优待,使大量流民回到土地上来,从事生产劳动。光武帝的政策在战时能瓦解敌人,壮大自己力量;建国后更能大力提高民众的生产积极性。

西出玉门关,便来到了广袤无垠的大漠。大漠中有如海洋般壮阔的罗布泊,因水中含盐量极高,汉时称为盐泽。顺着罗布泊的北缘往西,在其西北岸,就是汉人的商队、使团、军队所能到达的第一个西域国家——西汉昭帝元凤四年以前称楼兰,以后更名鄯善。楼兰以西,则为“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所以,要继续深入西域,人们需要经由楼兰分路。或者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来到昆仑山北麓的且末、精绝、于阗、莎车等南道诸国;或者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即能到达天山南麓的危须、焉耆、龟兹、姑墨等北道诸国。再继续往西,翻越帕米尔高原,汉时称葱岭,方能抵达大宛、月氏、康居、大夏……

到汉明帝永平十八年(75年),东汉的人口已恢复至三千四百多万。于是,在73年,国力壮大的汉明帝改变建国以来息兵养民的策略,派遣大将窦固出酒泉西进至天山,大破北匈奴。班超也奉命出使西域,降服鄯善、于阗等国。东汉王朝于74年重置西域都护府。

玉门关设立两百年之后,对大汉子民而言,进入玉门关无异于回到了祖国。当年万里觅封侯。走出玉门关时,班超正当壮年;而今归来,母亲、妻子、兄长都已在遥远的故乡辞世。

千赢官网登录首页 2

今天,我们已经无从想象,在塞外绝域的风沙中耗尽了所有年华的班超走进玉门关时的心情。今天,在敦煌市西北90公里处的玉门关遗址,我们还能看到一座黄土夯筑的空城,唯余四面高墙而已,在戈壁的烈日与风沙中默默地守望着已经干涸的疏勒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